關於部落格
  • 80721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心魔捕手【六】在天河流淌之時 (part 5)




在他隨意地斜睨着上船的乘客時,忽然他忍不住坐起,揉揉雙眼,定睛再看一次,隱約瞥見一道熟悉的歆長身影,再看一次,那道身影已消失在頂篷下。

他矯捷地三兩下往下一縱,攀住船檐翻進船中,一眼就見到了在自己右前方坐定的,他的父親。有位長髮女子倚着父親的肩頭,兩人喝着飲料,交談聲低不可聞,只在耳畔與嘴邊細絮。

自從死去後,他再也沒見過他的父親,他的父親就住在霧隱河畔,可他從沒想過去探望。理論上每任河神似乎都會去偷偷探望自己住在河岸邊的家人和親友,可他從來沒這麼做過,只因生前的羈絆讓他既想念又痛苦,他不知道以前的河神是如何能忍受,這也是他沒有去參加自己的喪禮的原因,尤其是父親,他不敢見到笑起來那樣好看的父親,為自己哀泣的模樣。

失去母親又失去自己的父親,這一年來不知是如何度過的。

他注意到了依偎在父親身邊的長髮女子,父親與女子的交談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隨手撩抓,一團幾不可間的水蒸氣凝結在他掌中,他將這團水蒸氣送到父親與女子身後,好讓他聆聽他們的對話。



「不好意思,硬要你帶我來。」女子侷促地淺笑。

這聲音似乎有點耳熟,有點低沉的沉穩嗓音帶點磁性,很吸引人。

「沒關係,我也很久沒來河岸看夜景了,這裡的夏日煙火節很有名,我本來就想來帶妳看看。」父親的嗓音依舊是那麼地悅耳輕柔。

兩人陷入沉默,低頭凝視着漁火在河浪間閃動的光亮。



「一年了。」

自從他過世後,一年已經過去了。

「不知道竣秦過得好不好。」

明明父親不可能聽得見,可他已緊緊捂住了嘴,爬滿淚水的臉頰埋在雙手間,壓抑地低泣。

「一定的,那樣善良的好孩子,一定會過得很好的。」

「他一年前死在這條河畔,死得那樣慘,肯定不會還留在這裡,而會早早被主派來的天使迎入天國的,可是我有時候會覺得,這傻孩子還在這裡。你知道,我信主,不信鬼神,希望他能進入天國,卻也希望他還在這裡,但又怕他一個人寂寞…那孩子真的很怕寂寞…」父親的雙肩正隱隱抽動。

女子只是靜靜地摟着父親的肩。



忽地響起砰地一聲,父親和女子轉頭,同時船上的乘客紛紛抬頭,望向夜空中展顏的第一朵煙花,接着一朵又一朵,開得火樹銀花遍布夜空,引起眾人的歡欣讚嘆。

「他如果在天上,往下看着地上的煙花,一定會覺得很漂亮。」女子語輕帶詼諧地說,試圖逗父親開心,讓父親好過些。

父親愣了一下,復即莞爾,「我還真沒那樣想過,但若能從天上俯視煙花,一定很美。我想,如果他還在這裡,希望他也和我們一樣看見了,這樣燦爛的煙花。」

竣秦也抬頭望向夜空中的煙花,花火倒映在水光中,像是同時在天上和河面上綻放,這是同樣的煙花,他不管在哪裡,都正與父親看着同樣的煙花。

他想,這樣就夠了。雖然不知道那女子是誰,但聽起來她與父親相處得很愉快,兩人親昵的模樣像是對戀侶,在母親和自己都離父親而去後,有人伴在父親身邊,讓父親的臉上有了笑容,他感到安心許多。

他抬手漸漸拭去眼角的淚水,暗自祝福父親能永遠幸福。



此時父親忽然回頭,朝他的方向望過來,遲疑了一刻後,揚起了溫藹的笑容。他愣了愣,猶濛着潮霧的眼中閃動着笑意,他終於釋然了。

他終於能放下死亡帶來的苦楚,勇於面對生者,暗暗決定以後有機會要去探望父親,看看生前的親友。

「怎麼了?」女子問道。

父親轉過頭去,微微愣了一下,「…沒什麼。」



正想收回那團水蒸氣時,卻聽見父親說,「對了,我想聽聽廣播電臺主持人烏米,對今晚的夏日煙火節的介紹。」

女子噗哧一笑,「都聽了那麼久,還聽不膩呀。」

父親饒富興味地盯着女子,瞇起如貓般靈動的美眸燦笑。

「好啦好啦,真拿你沒辦法,反正我的節目是為你開的。」女子瞅着眉眼含笑的父親,咳了幾聲,「各位聽眾晚安,歡迎收聽《水景永恆》,我是主持人烏米。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夏日煙火節,想必大家都期待了很久囉,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去觀賞呢?烏米我今晚有去看煙火,坐在渡輪上,看着煙花一朵朵同時在夜空中和河面上綻開,哇!超美的…」

女子的話語傳到竣秦的耳裡,那熟悉的嗓音自他生前的回憶中湧出。



《水景永恆》是他多年前,於高中時期常聽的一個廣播節目,烏米是主持人的名字。他那時幾乎每晚都在聽這個節目,難怪這嗓音耳熟。他是得知父親在聽這個節目,後來也跟着聽這個節目的。

剛剛聽見女子說這廣播節目是為父親開的,他這才將節目的名字與父親的名字連結,父親名叫水景恆,與節目名稱只差一個字,他當年聽這節目聽了這麼久,就是沒想到這個關聯。女子會以父親的名字為名而開節目,想來是多年前就喜歡上了父親,多年後的現在,竟與父親在一起了,命運這樣的交錯走向深深震撼了他。

命運,總會循着人不能預知或掌控的路線,前往某個方向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