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六】在天河流淌之時 (part 6)




創世紀時,人類建造了那通天的巴比倫塔,上帝將人類這樣膽敢犯天的意圖視為褻瀆,而以歧舌變亂人們的口音和語言,也將他們分散各地,讓人類彼此無法溝通,無力繼續建塔,團結的心力也因無法溝通而產生的隔閡和偏見瓦解,最後放棄登天之意,不歡而散。

往後的千百年間,人類或許逐漸忘卻了曾合力登天的記憶,但血液中似乎還留有渴望。人類對上帝感到敬畏,但也對上帝和天堂感到崇敬與嚮往,加上自遠古時代殘存的意念,人類陸陸續續創造了不少往飛向這廣大蒼穹的發明,眼前炫麗的花火即為其一。

人,朝上仰望;人,向天祈求;人,是否還希冀觸及那遙不可及的天之涯。



維其爾仿彿能見到,遙遠的時空的另一端,古老的歲月中,地上的人類齊心協力,胼手胝足地搬運石塊,他們的頭臉滿是烏黑沙塵,衣衫襤褸,但汗水順着身軀流淌而下時,在烈日下顯得晶瑩發亮。

他們的心智,自信團結;他們的眼中,寫着希望,他們團結的強大意志,甚至能撼動全知全能的上帝,要是讓人類成功了,連天都能攀上、都能征服了,人類就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了,所以上帝才以歧舌瓦解人類的意志與期望。

渺小脆弱的人類真的不簡單,拼着命也要逆天、征服天,千百年來記在血液裡不曾忘記。

單純的人類真是幸福,如果到達天堂,望向天空,什麼願望真的都能實現就好了,他也望着天空,卻覺得自己什麼都看不見,就算看見了,看到的也不是希望,而是禁錮他靈魂與情愛的牢籠,他朝天空伸出了手,而後放下。



人不知道,就算向上帝祈求,也得不到什麼,上帝從來也不曾聽聞那些祈願祝禱。

可他是打從心裡佩服的,人類竟能如他這活了千百年的靈體一般,如此長久地堅持自己的意志。

而他這樣地堅持,不惜弄髒自己的手,以及違背了自己長久以來寶愛人類的意識,就是為了海兒,他最愛戀的純淨天使。

稍早見過張天河之後,還想起了穆瑞爾,現在見着佳人,對穆瑞爾的慨嘆和同情,早就拋諸腦後,不復再想。



「維其爾大人!」身旁響起了細柔的嗓音,聽到輕喚,他側頭看向身旁的海兒。

「怎麼了?」

「你看!現在放出來的七色煙火好漂亮!」海兒興奮地指着夜空,燦爛光影映在她白皙的臉頰上閃動,好似煙花是綻放在她的臉上,讓他望得痴了。



她及腰的褐色長捲髮在海風中輕揚,風順勢將她身上的清雅甜味送入他的心脾,讓他忍不住貪婪地深吸幾次。他順手攬住她的肩膀,讓她的頭靠在自己肩上,他埋入她的長髮中,靜靜品味着她的髮香,而不知何時,海兒早已噤聲,屏氣凝息,羞怯地低着頭,任由他挑逗着自己。

接下來他向下移動,輕輕吸吮着她的玉頸,不時在她耳畔低語着,薄脣含住耳珠,舌尖緩緩舔弄着,一手自她胸前的前襟伸入,溫柔地揉捏着那高挺的玉凝嬌乳,她見着自己偌大飽滿的雙峰被握在他的手掌中,從前襟能看出他的大手在細紗下凸起的輪廓,羞得她兩膝不住磨蹭,再也壓抑不住的柔婉清吟,終於自唇齒間流洩而出。

兩人緊緊相依,連涼寒無情的海風,都無以趁隙鑽進他們的濃情密意。兩人的愛,如細水春芽,如連城煙花,如身後澎湃的大海,轟隆震耳的浪潮,陣陣敲在心上,如腳下的天河,蜿蜒流淌,奔向望不盡的遠方,直至海角天涯,至死不休。



旖旎的河岸邊,綻放紫光的靜雅大橋上,一對對的凡人愛侶,令人欣羨。此刻他只願兩人不是天使,而是和這些人類一樣,當對凡人愛侶,盡情自由地愛戀,手牽着手,相伴相生一輩子。

可一想到人生朝露,為歡幾何,睜眼閉眼,百年流逝,再怎麼樣相愛,終須一別,他又為這些凡人愛侶感到可憐,憑着一份我執,他希望兩人能相守到永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