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六】在天河流淌之時 (part 7)


眼前的他抽箊的神態,讓她想起了穆瑞爾。穆瑞爾跟他抽同一款箊,有着同樣的抽箊姿勢,他的眼神隱藏在煙霧中,讓她看不清他的情緒,穆瑞爾抽起箊來也是這樣,一副心事重重的,將自己鎖在重重深霧中,讓人摸不清也觸不着。

這給她一種抽箊似乎是一件很憂鬱的事的感覺,她不大喜歡那種苦味,但同時又能聞到淡淡的薰香,那味道不但不令她反感,她還有點喜歡,因為那是她熟悉的味道,她熟悉的他以及她熟悉的穆瑞爾,陪伴在她身邊的安適感。



天使渡過的歲月以千百年計,她從未感受過時間的流逝,直到穆瑞爾被捕下獄,接受判決後被下放人間贖罪,她頭一次察覺時間在流動,而如今穆瑞爾已來到人間半年多,她很擔心這昔日的長官,想去看看穆瑞爾,卻因穆瑞爾的靈能太弱,而讓她如同大海撈針,渺無蹤跡。

今晚她又來到了霧隱河畔,她能感受到上次見到的那位河神的氣息,那河神的身上明明就帶有一絲穆瑞爾殘留的清苦氣味,可是那河神卻說自己從未見過穆瑞爾。

那河神是對她蓄意隱瞞,而此刻她身旁的維其爾亦然,自從穆瑞爾離去後,一提起穆瑞爾,維其爾就露出了靜寒的神色,也刻意對她隱藏自己的情緒,不時卻又顯現出惶亂的驚疑,浮躁不定。



她知道他會不大高興,但她知道他從來不會真的對自己發脾氣,所以她問道,「你有見到過穆瑞爾大人嗎?」

「沒。」

「你跟穆瑞爾大人怎麼了?」

「提她做什麼。」

「我…我覺得你在法庭上那樣指責穆瑞爾大人,太、太過了些。」

他深吸一口箊,再緩緩卻又重重地吐出,「她傷害了妳。」

「我沒有受傷。」

「那是因為我擋了下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穆瑞爾大人沒有要傷害我,也沒有要傷害我們,大人她不是說了?因長年在人間收取心魔,受到長久累積下來的心魔影響——」

「哼!那種漏洞百出的爛籍口破謊言妳也信?她只是想將過錯推給心魔罷了,出手傷害我這個老戰友和你這個她忠誠的部下,一聲道歉也沒,一絲悔過也沒,還恬不知恥地敢提自己當年的豐功偉業來為自己撐腰顯擺,現在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說自己自願在人間以為人類收取心魔贖罪?她可是極為瞧不起人類的種族歧視主義者,這下還得靠人類來為自己贖罪,可謂是天堂地獄人間三界第一大笑話。」



他尖利嚴寒的話語刺痛了她,而他也從未對她提高過聲量,她沒想到他竟能有如此殘酷地令她感到陌生的一面,晶透清澈的淚水頓時在茶褐水晶般的大眼中打轉。

一見她落淚,他寒酷的神色褪去,慌忙地接住她斷線珍珠般灑落的淚滴,指背溫柔地摩挲着她的面頰,溫言勸慰道,「妳、妳別哭…是我的錯,我剛剛不該那麼兇,嚇到了妳…」

他順着她的髮絲一次次地撫過,她越發哭得厲害,窄小的玉肩抽動不止,他展臂要將她擁入懷中,她卻閃縮了一下,顫巍巍地退開,脆弱驚懼的模樣楚楚可憐,他慢慢拍撫着她的細滑的肩頭和背脊,抒緩她的情緒,再次緊緊摟住她,讓她的頭靠在他的胸膛上,在他的胸口濕了一片後,她才漸漸止住悲泣。

她遲疑地抬起頭望向他,見到他那星夜般的墨瞳,重現了如往常一般無限溫柔的眼神,才平靜下來,但她仍哽噎着說,「你到底、到底跟穆瑞爾大人有什麼深仇大恨嘛…為什麼都不說…你不說,大人她不說,誰都不告訴我,我會擔心嘛…而且、而且大人她那麼可憐,你怎麼還可以這樣說她,你不是說過你很感激當年打仗時,她對你的照顧嗎?你怎麼可以完全不顧往日的交情,那樣對她、那樣斥罵她…」



說到這裡,她認真地再問他一次,「你真的、真的沒有見到過穆瑞爾大人嗎?我真的、真的很擔心她,她的靈能大多都被封印起來了,她現在那麼虛弱,一個人緩慢而又不便地獵取心魔,很危險…」

他深吸一口氣後搖搖頭,盡量不着痕跡地避開她單純直白的眼神,他愛憐地捧起她的雙頰,「妳擔心她,就不擔心我、不擔心妳自己?她那天看到我們那樣…妳都不怕她會去告發我們?」

「大人她不會那樣的,大人很好的,一直都對我很好,很照顧我…」

他在心裡暗嘆,海兒這樣善良又惹人愛憐,誰不會忍不住想照顧、想保護?

「我不能冒險,我不能失去妳,絕對不能,萬萬不能…」他在她耳畔低喃着,一遍遍、一遍遍地,不斷對自己這樣訴說着。

他再次望向眼前的河水向前奔流,這河水讓他想到了兩人的未來,不知將流向哪去,眼前那河水的盡頭只是他看不清望不見的一團漆黑,讓他惶惶不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