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七】無罪與罰 (part 2)




當那一晚她恭謹地捧着手機,仰望夜空祈求時,他也緊緊握住手機,手機螢幕上寫着一個字,「好。」一整夜過去,螢幕就停留在那個畫面,默默應諾一聲「好」,送不出去的好。

一聲應許,他給不起,他不能告訴她,也無法傳入她的心。

老師與學生之間的感情是於理不合的,是罪惡的,是敗德的,對那甜美可人的年輕女學生的狂烈渴望,讓他覺得自己已化為了可鄙的慾獸。



每夜自她家離去後,他回到家之後,坐在房間內,拿出過往出遊時的合照,幾乎無以逼視她那帶笑的眉眼,在他開始拉下拉鏈的同時,她娉婷的身影徐徐走過回憶的長路,自遙遠的開端向他走來。

隨着她的步伐,她敞開白色襯衫,解下墨綠色的短領帶,剪裁質樸的淺粉色胸罩輕柔地包裹着兩團可人的粉嫩胸脯,跟着她走動的節奏起伏跳動,欲擺脫胸罩的呵護與束縛,呼之欲出。

她摁開了腰側的拉釦,拉開拉鏈,與短領帶搭配成套的墨綠色格子百褶裙自纖腰倏地滑落,大腿泛起珍珠白的暖澤,在他眼前一亮,微微刺痛了他的視線,與少女風格的胸罩搭配成套的淺粉色三角褲,恥丘微微隆起,他幻想着淺粉色三角褲底,有淺淺的濡濕陰影正逐漸成形、擴大。



她抬腿的瞬間,甩落了裙裾,白色長筒襪套進了傳統款式的黑色包頭鞋,承載着她堅定的腳步,走到他面前站定。她的小手往背後一彎,肩帶滑下香肩,她羞怯地脫去胸罩,再曲起小腿,拉下三角褲。

一頭烏黑瑩亮的短髮,黑白分明的眼瞳,幾無血色的微翹雙脣,櫻緋的堅挺乳頭,雙腿間密佈的黑色恥毛,白色長筒襪與黑色包頭鞋,這就是她身上僅有的澀嫩彤彩,全身上下只着了一雙純白長筒襪與純黑包頭鞋的少女胴體,比赤裸更能引出幾欲自他心口竄出喉頭的灼灼慾火。

雙手撐地向後微倚的他,仰視着她雙腿之間的陰影,以及昂挺的胸脯,她綻開可人的微笑,彎下柳腰,他欲向她傾吐的熱切慾望在胯下鼓賬,準備迎接她軟嫩的粉舌將給予的纏擁。



電擊,劇烈的電擊自雙腿間瞬即擴散全身,如蛛網般緊縛着他,伴隨着教他瘋狂的痛楚,讓他深陷其中。黑色包頭鞋狠狠踩在他漲紅的猥瑣性器上,那膽敢幻妄侵入少女溫熱口腔中的猥瑣性器,被踩得青筋暴露,由紅轉成缺氧的深紫色,忝不知恥地滲着晶亮口涎,在少女的腳下顫動乞憐。

她瞳孔中的尖銳恨意直直刺進他的腦髓,把他的腦漿攪成一團腐臭不堪的爛泥,五臟六腑翻天搗海,她的視線火熱得讓他為之癲狂。

她終於不再像在課堂上和教室中那樣無視他,她直勾勾地盯着他,他能從她漆黑的瞳孔中看見自己的倒影,她眼裡只有他,只有他。

她對他的愛,就如她對他的恨,同樣熾熱同樣深切,透過她加諸在他慾望之上的瘋狂痛楚,他深深感受到了,他以發自靈魂身處的高亢哀嚎與爬滿臉頰的鼻涕淚水,來回應她的愛,他平時絕對無可對她表露出的熱切愛戀。

在最教他難以自拔的剎那間,在那澎湃得漲疼着的慾望幾乎要爆炸碎裂之時,他以狂亂傾洩的白濁喜悅回報她恩賜於他的愛虐,一朵朵腥臭的白花在黑色包頭鞋尖肆意怒放。

「我知道妳愛我,我知道妳恨我,妳是我連在最狂野的夢中也不該擁有的幻妄,妳對我抱持最純淨的愛戀,但我無法和妳在一起。可我又是這樣地渴望妳,每晚這樣飢渴地這樣渴求着妳,我這低賤可鄙的慾獸,不配祈得妳的愛,不能撫慰妳被我傷害的心,只能承接妳對我的恨。如果這樣能抒解妳的憤怒和痛楚,一絲一毫也好,我願意,我願意被妳盡情凌辱,只因那是妳的愛,妳的愛。一絲一毫也好,請施捨給我,請將痛楚施捨給我,全部給我。」



正當他沉淪於這樣的幻夢時,突兀而尖銳的手機聲切開了他的綺想,將他拉回現實。

他一手清理地上空虛的白濁穢物,一手接起手機,瞄到來電顯示竟然是前陣子剛退伍的舊日同窗杜浩昌。浩昌向來喜歡享樂刺激,想找樂子問他準沒錯,每每帶給周遭的人各種驚喜與歡樂。

這時間打來,他以為又是找他去唱歌的,沒想到浩昌一反平時爽朗神態,聲音中透露出少有的因興奮而發出的顫抖,說要去一個神秘的俱樂部,邀他一起去。

心神正覺空虛的他,長夜漫漫更令他難受,神智尚未從囈想中完全清醒的他,夢囈着點頭答應,出門前往和浩昌約定的地方。

而那就是他的夢,長夜將盡之時,仍舊未醒的夢,他愛的那場污穢的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