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七】無罪與罰 (part 3)

「YOU—嗯。」他喃喃唸道。

「小陳,那不是英文而是日文,唸『YOU—魅』,意思是『夢』。」

原來是夢,在無眠的夜晚,他卻要走進一場夢。



王伍對他解釋後,指節以某種節奏敲擊門板,門自內部被輕輕推開,他們一夥魚貫而入。

進門後他眼前一暗,門內人聲鼎沸地令他差點耳鳴,迷幻風格的電子樂曲,刻意拉長的音律與高亢的女聲相互應和。中央舞台籠罩在藍紫色的暗芒中,上頭有五名精瘦但不失結實的蒙面男子,雙手雙腿被上了銀色的手銬腳鐐,脖頸上各自都有副刻滿了赤色十字的銀色項圈。

他們幾近赤裸的卑屈胴體面對觀眾着跪伏在地上,被鮮紅色皮內褲包裹的臀部向後高高撅起,身後的一名長髮女性傲然屹立,亮金色皮製胸罩拱起她那對高聳的蜜乳,亮金色皮製丁字褲在視覺上強調出她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

長髮女性的表情,隱藏在暗銅色面具之下,阿茶只能從面具上的兩道細縫窺伺她的深邃瞳眸,他在幻想着她此刻的眼神,該顯露出什麼樣的情緒。

衣着曝露的女侍者端來了各式酒類,舞台上的景象讓他看得目不轉睛,他無暇選擇酒類,隨手掏了些錢要放在端盤上,女侍者卻一手將端盤移開,另一手抓住他的手 腕,他才察覺到指尖一陣柔軟,才發現女侍者這樣的動作讓自己將錢塞入女侍者雙乳之間的深溝中了。他有點羞赧地縮手,女侍者眼神透出隱魅笑意,扭着腰緩步離 去。



破空而來的一道響亮鞭苔聲將他的注意力轉回臺上,戴着暗銅色面罩的女子,揮動手中帶有倒鉤的長鞭,輪番打在跪在舞台上的五名蒙面男子的臀部上,男子們昂起了頭,哀嚎着扭動身軀。

乍時那些男子苦痛的哀嚎令他不忍,但再仔細一瞧,他們的肌膚在紫光照耀下,因汗水而晶瑩透亮,掩上一層旖旎魅光,面罩下是飽受折磨的身軀得到了渴求已久的 責罰而露出的歡愉媚態,因這樣的痛苦責罰而感到興奮,如此被世俗標準視為心理變態卻樂在其中,這樣的悖德行徑引出因墮落而帶來的狂喜,讓男子們發出淫靡的 哀哼。

這樣陌生的心緒,卻引起了他內心深處前所未有的強烈共鳴,他為此感到羞恥,但卻移不開他的目光,讓自己的心肆意去感受。

那一聲聲的鞭苔聲在他耳畔迴盪,震得他腦門發麻,那一陣陣鞭打宛若打在他身上似的,讓他不住發顫,現場有人發出驚嘆,有人歡呼,也有人如他一般屏氣凝神,張嘴發出無聲的輕嘆,無論是什麼樣的反應,現場的觀眾眼中都透出了被極端危險事物帶來的刺激而引發的亢奮。



正當他看得入神時,王伍拍拍他的肩,身旁跟着方才那名女侍者,將他帶往側面一道走廊。走廊牆上有個小型螢幕,上頭有多名衣着與台上那名長髮女性同類型的女子,而當他見到螢幕上最右邊的女子時,那甜美俏麗的臉蛋讓他想起了巧倩。

在這樣連空氣中瀰漫的都是肉體流出的汗水與精液的淫味的地方想起巧倩,他的罪惡感油然而生,但他下意識地點選了這名女子,照片下方的名字寫的是『Nikki』。

走入泛起玫瑰紅冷光的昏暗房間後,他只聽得高跟鞋聲響起,尚未看清來人,他就被按倒在地,身上衣服全被扒下,渾身赤裸的他肌膚感到一陣涼意,還來不及作出 任何反應,他的雙臂被向後拉,雙腕一緊,雙腳腳踝一縮,接下來是腰間、胸口和脖頸,最後在背脊後一收,他向下張望才發現自己已遭麻繩捆綁。

他嚇得魂不守舍,頭髮被向後一扯,他仰頭時見到眼前的女子,方才他點選的那名為Nikki的女子。身着絨毛材質的純白色內衣褲的她純淨地宛若天使,甜美可 人的臉蛋揚起明亮的燦笑,雙眼卻透出教人發寒的森冷。她將粉嫩舌尖探入他的唇齒間勾纏他的舌,涎舌交融時響起了淫靡的滋滋聲。

在她的薄脣離開他的脣時,他的舌依依不捨地半探出口中抖動了幾下,正感空虛時喉間卻感到一絲溫潤濕意,她的舌自喉間往下移動,劃過胸口時輪番含住他挺起的乳頭,正當他期待着跨下的腫脹得到緩解時,那溫潤的濕熱感卻瞬間消失了。



他迷濛的雙眼正急切地尋找應該埋在他身下的臉蛋時,卻對上了上方她的眼神,居高臨下的她氣勢不可一世,她白色的高跟鞋鞋尖正抵着他胯間的硬物,一陣陣地向 下壓迫。他硬直的下體前端不知何時被綁上了細繩,滿溢的性慾無以得到抒解,因無法滿足慾望而感到焦躁,脹得血脈暴露,隱隱生疼。

對於他寫在面頰上的痛苦,得不到她一絲同情,她臉上的甜笑宛若毒蜜誘得他深深陷入無法自拔,眼神中的冷情殘酷卻又讓他感到羞愧與罪孽深重,這樣的強大罪惡感主要是來自於他將腦海中巧倩的模樣與眼前的Nikki重疊,這樣對巧倩的意淫。

他每晚的狂妄幻夢化為了現實,這狂野而歡悅的夢將讓他痛苦的平凡世界變成了索多碼城,聖經中記載的那讓肉慾放肆流淌的敗德之城。在索多碼城中,純淨宛若天使的巧倩,恣意將愛與恨加諸於他之上,他回報以悅虐的歡愉神態,他卑屈的身軀在她的高跟鞋鞋尖下乞求着她更多的給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