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七】無罪與罰 (part 5)




Nikki修長的雙腿大張,跨坐在他臉上,股間的汗水味和鹹臊味令他瘋狂,之後他大張着嘴,渴切地讓她淺黃色的尿液灌入他的嘴裡,還在她語帶鄙夷的質問下,高喊着自己是變態。他被吊在天花板上,渾身滿佈血絳鞭痕,她站在他下方,手上的打火機幾乎要點着了他熾熱的慾焰,豆大的汗珠挾帶着未乾的蠟油不住滑落。

有一夜,他幸運被獲選為得以受到『YUME』第一女王Juya的恩寵,跪在舞台上,被在場客人們圍觀,在眾人們興奮的鼓譟聲中,跟自己第一夜來到『YUME』時見到的景象一樣,身着紅色皮製內褲,手腳被銬上鐐銬,脖頸卡了亮銀色項圈,蹶起臀部對女王Juya俯首稱臣,她是他在第一夜見到的長髮女性。

這些令他難忘的,在夜晚綿密成串的夢境,現在被曝曬在刺目的朝陽下,冒煙,沸騰,幾乎要化為灰燼,披上夜色幻光的華美綺景,它的醜陋卻被刺眼的陽光穿透得無所遁形,令他懼怕,令他作嘔。



他在人群中茫然地張看,內心紛亂如麻的思緒幾乎要從他口中直接竄出,連他任教的幾個班級的學生們,都在捧腹嘲笑他。他猶疑自己是否該立即將照片扯下,他不希望更多人見到這些照片,卻也覺得這樣就是間接承認照片裡的人是他,正在猶疑時,生教組長和學務處主任上前驅趕學生,上課鐘聲也適時響起,學生們才漸漸散去。

「第一堂課我已經讓教音樂的王老師去幫你去你的班上看着學生自習了,陳老師你到學務處來。」組長和主任一邊說着一邊將貼滿了公佈欄的照片取下,他也顫抖着手急急取下這些照片。

過了一堂課後,從學務處走出來時,他的腳步只變得更加沉重,無論是誰拍下以及散佈這些照片,他身為教師的聲譽和權威都已嚴重受創,只能靜待校方討論後決議如何處置。



如坐針氈地過了一天,回到家後他收到了一封簡訊。

「老師,跟我交往吧。」

幾個月前的仲夏夜,漫天煙花在他的手機螢幕上映上幾許亮彩,「老師,跟我交往吧。」

然而,煙花易冷。

「既然青春是如此短暫 暗戀才因此漫漫的延長」

青春只一瞬,暗戀被暗恨延長,由愛生恨的愛最難了。

「巧倩,為什麼?」

「老師,為什麼?」

「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



她讓他心疼,心疼她受的創傷比他所想的還深重;她讓他心痛,心痛甜美純淨的她,心性竟能變得如此可憎、扭曲;她讓他心碎,竟是他最愛的人傷他最深,讓他變得如此不堪,而這一開始卻也因為是她,他才會變得如此。

她已為他做到這個地步,他深知若不答應她,她不會善了,可他還是得堅守立場。決定拒絕她時他就知道,拒絕她會傷她很深,但若答應跟她交往,一旦被發現,她自學校、同學以及家庭受到的非議、指責、側目及打擊有可能會毀掉她,她還年輕,還是個孩子,他絕不能為了一己之私這麼做。

「巧倩,抱歉,我不能。」



自她發來簡訊後,極具壓迫感的死寂一直充塞在兩人之間,空氣中的氧氣值此刻已降到最低點。

「老師,為什麼?」

因為愛。

「你一點點都沒有喜歡我嗎?一點點也沒有嗎?」

就是太喜歡,太愛了,他才會這麼做,才要這麼堅持。

「老師,我恨你。」

沒關係,只要他愛她就行了。

「你會後悔的。」

他從不後悔愛上她。



隔天尚未走到學校,遠遠他在路口就見到校門口被幾家電視臺的SNG車包圍,跟接送學生上學的家長的車子相互堵得校門口水洩不通。警衛驅趕不了千方百計貼近學生,試圖採訪學生,如狼似虎地追蹤所能得到的任何內幕消息的記者們,他遠遠見到生教組長和學務處主任出來對記者說了幾句就立即轉身驅趕學生盡速進入學校,而記者們在後頭緊咬着不放。

他的手機響起,接起後教務處主任詢問他是否尚未到校,他還來不及追問是怎麼回事,即被告知要他今日毋需到校,明日是週末,所以要等到下週召開教務會議後再行處份。

當天傍晚巧倩來找他,他想請她到他家附近的小公園坐着聊,她卻堅持進門。



兩人坐在客廳沙發上,默然以對,良久後終於由她打破沉默。

「老師,你是個變態。」

他不打算辯解。

「老師,Juya是變態,Nikki是變態,你是變態,所以你只喜歡變態嗎?」

尖銳刺耳的質問,讓他不覺皺起眉頭。



「如果我也成為變態,老師會喜歡我嗎?」

他一愣,卻見到她迅速扯掉胸前的墨綠色格子短領帶,用力甩在地上,三兩下解開白襯衫的釦子,脫下墨綠色格子百褶裙以及白色長筒襪,他正待要拉住她的手臂阻止她,卻見到她襯裡竟不是少女款式的淡色胸罩和三角褲,而是桃紅色的皮製胸罩及丁字褲。

她箭步上前,猛力將他向後推倒在地上,重重踩住他的臉。

「舔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