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8166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賣苦瓜的少年


他打着赤膊,用掛在脖頸上已被汗水浸透的白毛巾徒勞地揩汗。

「來喔!來買好吃的白玉苦瓜喔!消暑清熱健胃整腸能解毒又能幫助消化,多種願望只要一根白玉苦瓜就能一次滿足,一斤五十,一斤只要五十,便宜賣喔!」



一名穿着淡粉色的短洋裝的少女走來,褐色的長捲髮優雅地在身後揚起,純淨得不染風塵,眼睛一亮的他正要招呼她,卻見到了她茶褐色的眼眸,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心想這原來是外國人,不敢開口向她推銷。

少女偏頭對他微微一笑,雖然無意跟他買苦瓜,那動人心弦的回眸頓時讓他精神一振,讓他打起精神準備對下一個來人招呼。

不久後一名除了衣着之外幾乎與方才的外國少女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少女經過他身邊,他詫異地揉揉眼睛,懷疑是自己看錯了,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少女眼裡的戾氣卻冷寒地凍住了他的舌頭,讓他吶吶不語。

這樣漂亮的人世界上竟然會有兩個?他想他肯定是熱昏頭了。

又過了一會,他又見到了類似的詭異景象。才見到一名面帶溫和微笑的俊逸男子走過他身邊,對方友善的氣質讓他終於能開口推銷時,男子卻歉然地搖頭離去。再過不久,他見到與方才那俊逸男子面容相仿,卻有着和不久前路過的第二名少女一樣的狠戾寒氣的男子,這男子的氣質令他覺得難以親近,也看得出來應該不會想吃苦瓜,於是他又陷入沉默。



這城市發生過不少怪事,他想自己方才被熱昏頭看到的連續幻覺大概也是其一。去年他曾在一個凍寒的冬夜見過一名一見到小黃瓜就尖叫着逃走的瘋癲少女,據說以前是賣小黃瓜的,大概是總是賣不出去,看小黃瓜越看越生厭,反而變得超害怕看見小黃瓜吧。

那個冬天發生的怪事還真不只這一件,一名賣水煮玉蜀黍的老先生竟被天外飛來的手機砸死,雖然挺慘的可是被手機殺死這種死法實在是讓人哭笑不得。同樣是跟賣蔬果有關係,同樣在那個冬天,一名賣香蕉的高中女生被車撞死,竟還有一名少女因吃地瓜而喪命,這種死法也是悲慘卻讓人哭笑不得的類型。

這些繪聲繪影的小道消息,在陰暗的窄巷中和市井內流竄,這些水泥叢林中的都市傳說,讓他歸納出了一個結論。

所以不要在冬天賣蔬果。



賣蔬果的人,賣不掉了就得自己吃掉,他常看見有人邊賣邊拿些自己的產品在路邊吃了起來,但跟小黃瓜、玉蜀黍、香蕉和地瓜比起來,他選擇賣苦瓜實在很吃虧,沒有人直接拿起苦瓜來啃的,那樣很難吃,更吃虧的是,他討厭苦瓜。

他選擇賣苦瓜純粹是因為父親只種苦瓜,但他卻很討厭苦瓜,每次賣剩了看見餐桌上一堆苦瓜料理,就讓他食不下嚥。苦瓜令他反胃,父親令他厭惡,家門前一整棚白白綠綠的苦瓜是深植在他內心的夢魘。

他想絕大部份的蔬果販都會喜歡吃自己的東西,這幾個橫死的小販也不例外。

所以他賣自己討厭的蔬果。

這樣總該不會有問題了。



沒有人來買苦瓜,飢餓終於壓過了他對苦瓜的厭惡,他拿起一根苦瓜,無視瓜肉宛若嚼蠟般的澀味,大口啃下。

方才的幻覺自現實中延伸進入他的大腦,他發現年幼的自己正坐在家門前,不時熱切地探頭張望,企盼賣苦瓜的父親歸來。

眼前所見盡是苦瓜自上頭垂下,他墊起腳尖,張口含住一根苦瓜的尾端,碩大肥美的苦瓜深入他的喉頭,他品嘗着喉間甘苦交雜的曠味,沁入心脾,為灼熱得隨時要起火燃燒的熾騰暑氣帶來些許涼意。

他小時候曾經很喜歡苦瓜。



終於盼到了父親的身影,他開心地迎上前,父親將他高舉過頭,他展臂抓捏着使勁將苦瓜摘下,小手幾乎抓不住肥碩的苦瓜。

當他稚嫩溫熱的小手來回細細撫過苦瓜表面上的顆粒與凸起的紋路後,他將苦瓜尾端含入小嘴中,小嘴被瓜肉塞得闔不起來,滑潤的小舌舔吮過顆粒和紋路,苦瓜被他的口涎濡濕得盈盈的光亮。

沁寒的苦瓜涼透喉頭,涼透心脾,自頭沿着脊椎而下,漫延自股間,卻變得熾熱,在夏艷中灼燒。

那一年的夏天,白玉苦瓜閃動着純淨無瑕的色澤,如此璀璨耀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