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緣木求魚家鄉菜


裝熟的飯,黏人的麵,以及奉行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鐵則的湯頭,就能毀掉很多台灣美食,中式餐館裡的菜則是讓我懷疑,這些中菜到底是打哪來的,怎麼我在台灣就從來沒見過蒙古牛、橘子雞、香菇雞、木須雞、腰果雞、中華雞、四季豆雞、黑胡椒雞、甜酸雞啊?!而且不管什麼雞,全都溺斃於深褐色的鹹醬汁中,而且永遠只搭配被煮得快化為爛泥的西蘭花、紅蘿蔔與西葫蘆,總之不管什麼雞都是一個樣,謝謝再聯絡。



終於我放棄了台灣小吃與中式快餐,挽起袖子走入廚房,不過走入廚房前得先走入超市。愛用國貨的我,一定以上頭標明為台灣製造的食品為優先,台灣製造,品質保證,有口皆碑。

不過當台灣製造變成了口碑之後,就得拿出包青天鐵面無私辨忠奸的辦案精神,辨明真正的台灣食品,一看到上頭只印了『台灣製造』四個大字卻沒寫出台灣縣市的地址與電話的食品包裝,我就瞧見李組長眉頭一皺,案情並不單純。不知道它們是不是都是喝SKII長大的,歲月在它們臉上沒留下一點痕跡,這年頭問起年紀顯得失禮,看不出它們今年貴庚,實在買不下去。

更令我啼笑皆非的是,上頭印的是『中華民國台灣省』七個大字的台灣食品,讓我想起了小時候和母親去軍公教福利中心購買民生用品與食品的台灣七零年代,那個年代既純樸又美好,但自那個年代穿越而來的食品就不那麼美好了。



工廠包裝的食品之外,蔬果肉類也給了我不少難題。我在台灣時雖然也陪母親上過傳統市場,可菜市場攤子上不會寫它們叫什麼名字,對婆婆媽媽們而言,蔬菜和魚類的類型一目瞭然,也常以台語稱呼,我問母親這些菜跟魚國語怎麼唸她還不見得叫得出來,因為實在拗口。

我對蔬菜和魚類最熟悉的模樣,就是它們冒着香氣擺在桌上的模樣,那模樣在我腦中無法與菜攤魚攤上的模樣產生任何連結,以上種種原因讓我吞下很多我以為是母親擺在餐桌上的台灣家常菜,其實根本什麼都不是的東西。

菠菜、高麗菜、絲瓜、白菜、茄子、豌豆、四季豆、小黃瓜、胡蘿蔔、白玉米等等蔬菜,台灣跟美國的品種部份長得完全不一樣,部份就算模樣相近大小和形狀也不同,口感與味道更是天差地遠,超市盒裝豆腐跟台灣傳統菜市場賣的板豆腐不是同一種豆腐,紅心鹹蛋跟台灣鹹蛋裡頭長得也完全不同,包裝上頭寫着台灣香腸的香腸跟我在台灣吃的香腸也完全不同,很多蔬菜寫了中國名稱,讓我在只知道台語發音的情況下搞不清楚這些是否為我要的蔬菜。

黃瓜不等於小黃瓜,西葫蘆不等於菜瓜,黃瓜也不等於菜瓜,上述蔬菜中的台灣品種絕大部份美國的中國超市沒有賣,這裡也沒有菜瓜、茭白筍、菱角、皇帝豆以及好幾種在台灣隨處可見但美國並沒有的蔬菜。

搞不清楚品種上的根本差異,甚至連蔬菜種類都搞錯了,就讓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從零開始自己摸索烹飪的我屢戰屢敗,倍感挫折與艱辛,認定自己肯定是笨手笨腳,才煮不出母親端上桌那些看似平凡的人間美味,廚藝不精的自己做出來的菜與我夢想中的家常台菜之間的距離,簡直是萬里長城萬里長,八千里路雲和月呀。

水果的種類倒是沒有讓我太過困惑,因為很明顯的,就是看不到蓮霧、棗子、芭樂、枇杷、柚子、釋迦等等水果。海鮮類讓我苦惱的是魚類,除了白鯧魚、鮭魚、土魠魚、鮪魚和吳郭魚,其餘十幾種魚類我一概不認識。



上網搜尋如何作出台灣小吃和甜點,絕大部份記載食譜的主要部落格,都是海外留學生撰寫的,住在台灣要買出門走個十分鐘就有,何必苦心鑽研如何自製臭豆腐、碗粿、粉粿、肉躁飯、豬血湯、芋圓、肉棕、蚵仔煎、肉圓、阿給、鐵蛋、小籠包、宜蘭蔥餅、胡椒餅、油飯、葡式蛋塔、車輪餅……等等在異地有錢也買不到,買到了也非台灣味的台灣常見食物。

但見到這樣的部落格,除了讓我心血來潮時依樣畫葫蘆、拿香跟着拜之外,也讓我發現,緣木求魚家鄉菜之路不孤單,已有前輩正以同樣困乏的有限食材在披荊斬棘、開闢疆土。



長年下來我的廚藝沒有長進,外加上一個人住對開伙這件事容易心灰意懶,絕大部份時候都只買自己痛恨的美式速食果腹,自己一個人坐在餐桌上面對空氣吃飯太孤單,所以總坐在電腦前吃飯,籍着網頁上的內容分散自己味覺上的注意力,不要去想着嘴裡那可恨的速食。

幾個月前的一個夜黑風不高的夜晚,我一手拿漢堡一手握滑鼠,點閱喬一樵所著的《芸起廚房》,讀到裡頭一段敘述,描寫女主角張芸起讓其中一位男主角李天健頭一次對烹飪產生興趣,開始在意食物的味道,「一點味覺都沒有,一開始吊兒啷噹上課的人,上完一期課之後竟然因為烤出一個成功的磅蛋糕而得意洋洋,烹飪的魔法,在這種人身上展現的效果最為明顯。」

芸起滿足的笑容在我看來還帶了點得意,讀到這裡我卻覺得,芸起笑得令我不好意思了起來,看作品中的角色作出一道道令我望塵莫及的絕頂佳餚,一直在做菜的動作,似乎無形中牽動了我握滑鼠的手。

我沒辦法每次都作出一樣好吃的菜,但比起每次吃都覺得一樣難吃的美式速食,自己做的東西便也不算太壞。只會煎蔥油餅、蛋和鍋貼也好,只會炒豆干、空心菜和菠菜也好,這次鹽放太多下次菜有點烤焦也好,拿起鍋鏟的那一刻,我起碼可以幻想,鍋鏟成為了魔法少女手中的閃亮亮手杖,施展了少許烹飪的魔法。

於是我自書桌前站起,走向廚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