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七】無罪與罰 (part 8)


他不好打擾似乎正在沈思的她,況且是她來到他身邊的,理應是她該先開口,本來想就這樣站起離去,但當他正轉頭看着她時,她也正好望向他。他被她看得有點不自在,下意識避開目光,低頭看手錶,而她仍默不作聲。

他想,她也陪了自己這麼久了,雖說是不請自來,但他覺得自己有必要作點表示。



「現在很晚了——」

「心情好點了嗎?」他終於聽見了她的聲音,果真不若她這年紀該有的青澀稚嫩,講起話來帶着淒清寂涼的冷調子。

她是一個擁有互相衝突的特質的存在,所以雖說她的語態沒有溫度,在對他說話時,方時那幽邃地仿若隔世,對周遭外界的一切置若罔聞的茶褐色瞳孔,竟隱隱溢出點點溫柔與關切。只有一點點,那神色卻很有渲染力,是自深黑的地底,在地表的強大壓力下迸出的一股涓涓暖流,稀少但很明顯是存在的,仿彿有催眠的魔法似的,挾帶的情緒很能感染旁人。

他本想下意識地客套,點頭表達自己很好、沒什麼事,卻不禁楞住,誠實地搖頭。

更讓自己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無故興起的坦白衝動,「我什麼都沒有了。」他顫聲道。

雖是她主動付出關懷,她卻顯得遲疑,似乎自己也不大確定,但還是伸出了手,一次次撫着他的背,那沉穩的力道,她掌心的溫熱,引出陣陣熱流湧上他的喉頭,在他意識到之前,熱燙的淚水就已奪眶而出。



他正為自己的莫名失態感到驚惶和羞愧時,她竟將他攬入懷中,他同時也伸出雙臂抱住她,他意外於她和自己超乎常理的舉動,更意外於他有多渴望一個純粹的擁抱,好讓他引以為慰籍,而她窄瘦卻是又那樣穩固可靠的雙肩,更讓他忍不住一直靠在上頭。

卻只聽得她破碎的話聲悄然,「我也是。」

他們就這樣無顧於不知是否存在的旁人目光,專注熱切地擁緊彼此,久久才分開。



她主動告訴他,她叫做游靜水,一名心理治療師。

靜水,泅泳於沉靜的寒水中,或是在無波無浪的水中浮沉,又抑或她自己就是一窪無聲無息無風無痕的水潭。

聽她介紹自己是名心理治療師,他想起自己近幾個月來的瘋狂,在最後一次見到巧倩的那晚,他頭一次察覺到自己已經變得不正常,他自己知道會有這種被虐嗜好當然不正常,可是當他察覺巧倩精神上的異常時,才發現自身心靈上的扭曲。

事發以來所有人對他的指責,把他當作心理變態跟神經病看待,他所屬其中的這個社會普世的道德觀已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他頭一次對人坦承,還是對一個陌生人坦承,「雖然很難承認,可是我想,我是真的有病吧。」

他對她坦承自己有病,她不驚訝也沒被嚇到,反倒誠摯地問道,「如果可以,能讓我幫你嗎?你會是我第一個顧客…」

他還沒答話,就聽得她倒吁了一口氣,「啊!我這樣講,你不可能會讓我幫你的吧,我沒有經驗。」



絕世美人當前,身為男人幾乎不可能拒絕,但他殘餘的一絲理智告訴他,不管氣質成熟地有多不尋常,左看右看她活脫脫就是名少女,不可能是什麼心理治療師,於是他冒昧地要求看她的身份證,看到上面印有法定的成人年齡才放下心。

身為成年人卻是這樣地不染俗世紅塵,看她的舉止也並不遵循俗世成年人該有的標準,她擁有的青澀外貌看來如此單純,應該不可能騙人,但他有沒辦法當她顧客的理由,他羞赧地對一個陌生人承認,「我…沒有錢。」

「沒關係,你是我第一個顧客,優待。」她漾起的淺笑略微掃去了眼裡的晦墨陰霾,兩人露出同樣羞怯的神情對着彼此傻笑,而這笑又帶着極為純粹的直坦與信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