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七】無罪與罰 (part 9)


早先來到這古老的小鎮時,看這大紅燈籠照得這城鎮燈火通明,卻沒有什麼人,反而更顯寂寥,但身邊有人陪着自己一起走,注意力就不會放在路上沒有人,而感受到了光亮帶給自己心頭的溫暖。人多半是這樣的,自己一人時就會注意到行人偕伴,以及自身的孤獨顯得格外引人注目,覺得旁人都在注意自己突兀的落單,但有人相伴時,注意力就會轉到同行者身上,哪裡會注意到路人是否獨自一人或三三兩兩。



讓她上車前,他詢問她的住處,她拿出一張紙條上的地址,他認得那條街,在心裡盤算了路線後就出發了。

他載着她下山,一路提心吊膽地盯着幾乎降到零的油表,山路到市區很遠,他可不希望發生得一路將車推下山的慘事,讓今晚本可完美劃下的句點變成代表不受歡迎的意外的驚嘆號。

兩人再次陷入沉默,離開山鎮後,他眼前的視野黯淡了許多,每盞路燈之間有段距離,在蜿蜒的山道上,黑暗中他靜靜感受身後的她身上,散發出的一股頗為稀薄的冷香,苦苦的,澀澀的,淡淡的,這是在週圍人工事物和環境極少的時候,才聞得到的不知名花朵氣味,稍微接近市區,車輛多起來時,就再也聞不到了,他以為是香水,沒有多問,雖說他從未聞過這麼淡也不香的香水,也說不上好不好聞,就只是一種味道。



進入市區後,來到了一個有着許多半新不舊辦公大樓的地帶,一塊塊略顯黯淡的小招牌爭先恐後地向外凸出,層層疊疊在往來行人的視野中蓋過彼此,她的住所竟就在這其中一棟大樓中。

「這裡是商業區耶,妳住這?」

她點點頭,逕自推門進入大廈中,進去前轉身問道,「你可以告訴我你住哪嗎?我好方便找你。」

「咦?電話…不是要電話嗎?」他有點詫異怎麼會有人一開口就要地址,一般都是要電話才合理。

她卻愣愣地看着他,面帶疑惑。

「喔,其實…」實在難以啟齒,但他早先告訴過她,他沒有錢,所以沒地方住也不算太奇怪,「我沒地方住,我今天被房東趕出公寓了。」

她聽了立即回道,「那就來跟我住。」



「啊?!不、不好吧?」今晚的境遇太奇妙了,被房東趕出公寓,扔掉了一身行囊,到渺無人跡的山城竟遇上美麗少女,說要當自己的心理醫師,她不跟他要電話反倒直接要住址,他說自己沒地方住,竟然被如此美女直接邀請去她家住?第一天認識就同居嗎?

「你說你沒地方住,那就來跟我住。」她竟說得理所當然。

「妳一個女孩子耶,就這樣讓我這個大男人住進來?妳不怕危險嗎?」獸慾歸獸慾,他不改老師習性,忍不住告誡了她一番,雖說她身份證上註明的年齡已二十幾歲了,可她的外貌年紀實在是跟巧倩和妹妹雅芊差不多,他頓時將她當成自己的學生和妹妹看待了。

不料她卻淡淡地說,「我不會有危險。」

喃喃低語,仿彿是說給自己聽,「不會的,不會的…」



她的住所空無一物,從規模以及這是一棟商業大樓來看,似乎是一間小型辦公室,除了附設的一間廁所之外,這裡一點人味也沒,只是一個空殼子,一個空間,極為符合現下的心境,只是一處遮風擋雨的避難所,不能被稱之為家,眼前的景象壓下了他對和一名年輕女性在深夜獨居一室的窘迫與曖昧感,只因這樣清麗的少女,家裡竟完全沒有一絲獨屬於女性的擺設和氣息。

他不禁懷疑她其實是遊民,只是擅自闖入了這間無人租用的小型辦公室,暫時找個地方睡而已。一想到睡覺,一旦找到了地方落腳,疲倦感就湧上心頭,但腦裡紛亂的思緒與揣測困擾着他,驅趕了他部份睡意。

「呃…」他四下張望,「妳這裡沒有床嗎?妳都睡哪裡?」

「睡?」她的臉上竟露出了與方才他詢問她為何不向他索取電話號碼時一樣的空白與困惑,這給他一種不可思議的奇異感,仿若電話和睡眠,甚至於一個家,這些常人該具備的東西,都是身外之物,與她無關,也都不被需要。

剛才懷疑她是遊民,現在他興起了新的疑惑,揣測難道她精神不正常。



看他舉足無措的模樣,她喃喃對自己唸了幾次,「睡、睡、睡…喔,睡覺!你要睡覺,那就睡吧。」

「就這樣睡?」

「不然呢?」

他忽然覺得,跟這個思考遲鈍的怪怪美少女講話,會被她氣死,懶得再跟她多解釋,真的就這樣原地坐下,躺下去睡了。

直到他闔眼前,他還能看見她坐在窗框上,一腳危險地垂足於外,叼了根被折彎的細細白菸,沒有被點燃,只是這樣含着,窗外漸少漸歇的奇彩霓虹映在她看不出情緒的沉靜臉蛋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