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七】無罪與罰 (part 10)


她竟就這樣徹夜未眠,相較於凍得唇齒打顫,連在睡夢中也在簌簌發抖的他,她坐在窗口吹了一夜冷風竟也不會冷,還是那一身單薄的酒紅色洋裝。



只見她忽然一動,仿彿雕像活了過來,她側頭,「你醒了?」

「其實幾乎沒怎麼睡,地板很硬又很冷,腰跟背都好痛。」

人一醒,胃就醒了,一想到昨天一整天都沒吃什麼,他撫着乾癟得快凹下去的腹部,「我要去買早餐,妳要吃什麼?」

她微微怔愣,搖頭。

他重重一嘆,起身出門買早餐去,邊走邊想着她連對日常起居都那樣遲鈍,也不知道精神有沒有問題,是否真能指望她治好自己的心病。



回來後他一邊吃早餐,她一邊傾聽他的過去,不發一語。聽完後她倏地伸手朝他一指,抽動了幾下,像是在按什麼東西,而後悄聲嘆道,「果然不行啊…」

「啊?妳在幹嘛?」

她擺擺手不作解釋,以手扶額凝視着地面,不時舉頭望向虛空,瞇起的雙目若有似無地聚焦,一陣長考後她說道,「不是你的錯,這一切不是你的錯,起碼我是這麼認為的。」

「妳剛剛說…不是我的錯?」長久以來遭眾人指責,尤以自己就是第一個怪罪自己,也對自己怨懟最深的,他不懂到底是做錯了什麼,讓自己陷入悲慘落魄的境地,眾叛親離,他自覺該負起責任,可這責任如此地沉重,正當他倍感痛苦,甚至想了結生命拋下這一切,卻忽然有個人這樣溫和地勸慰他,頭一次有人告訴他,不是他的錯。

他有種想哭的衝動。

「真的,你沒有錯,你卻為了不存在的罪惡懲罰自己,為什麼呢?」

「如果我沒有罪,為什麼我會這麼痛苦?為什麼所有人都在怪我?我得不到任何人的原諒!」自憐自怨的悲苦,讓他愁腸滿懷。

「無人能判定旁人有罪與否,只有神才有資格決斷,你為何要聽信凡間俗人的妄言?每一根指着你怒罵的手指,都有更多的手指正將罪惡指向他們自己。凡是無罪者,皆能用石頭砸你,但誰又有資格這麼做?」

他正待要繼續辯解,卻被她這一席難解的話堵得無從反駮,她再話鋒一轉,「你的確有罪,但你的罪不是你以為的那樣。愚昧的凡人啊!你的罪是對神於你的愛視而不見,對愛你的真心視而不見,沒有人能擅自為旁人定罪,包括你自己,你是因為這樣,心才會被魔鬼侵入,魔從心生。」



他忽然明白眼前這少女可能既不是神經病也不是遊民,「呃…妳是修女嗎?還是天主教徒或基督徒?妳講些什麼神啊罪啊魔鬼的,我都聽不懂欸。」

他困惑,她竟露出比他更困惑的神情,她偏頭端詳他,像是在研究他的面部表情。他不得不承認,美女不管做什麼都好看,就連宗教狂熱正在發作時,以及現在這呆滯的模樣,都頗為迷人,她是如此傾國傾城,勝過他所知曉的任何影劇明星或模特兒,但美女都難以親近,何況這個腦子還特別怪,跟他之間的代溝可比馬里亞納海溝,深不可及。

「算了,妳是不會懂的,我總覺得妳不可能懂得這些。可是…妳對我說『不是你的錯』,讓我很感動,事發以來,從未有人對我這樣說。雖然我自覺沒資格聽到這句話,但忽然讓我覺得輕鬆不少,是因為我一直想逃避責任吧?其實,我在見到妳之前,我本來想一了百了,死了算了——」

「人類殺人是絕對的罪惡,殺死自己也是一樣,死後必受神罰,會永遠困在自身的痛苦所建構的監牢中,而那監牢就是地獄,地獄就是人心,心所生成的魔——」

「好了好了,不用把整本聖經背給我聽!」她唸的經讓他現在整個鬧頭疼,剛剛說到昨晚想自殺,現在他覺得更想死了。

他掌心朝外對準她,要她稍停,她停止後他一邊揉着太陽穴一邊說,「總之,謝謝妳,非常謝謝妳。」他誠摯地感謝她。



「咦,你是頭疼嗎?哪裡不舒服?」

「啊?我、我沒有啦…」他急急擺手。

本來斜倚在地板上的她,竟微微坐直身子,屈膝着趨近他身旁,白嫩小手伸向他的額頭,輕輕使力按撫,她那對凝脂般的豪乳就在他眼前晃動,他發現豈止他們之間的代溝可比馬里亞納海溝,她雙峰間的深溝亦然,深不可及,難以窺測。

他私心地享受了一會後終於拿出暫且藏起的良心讓她停手,她問道,「我方才解釋給你聽,你能了解嗎?你現在能原諒你自己了嗎?」

「我不知道。妳說的很有道理,但我已鑄下大錯,傷害了巧倩。你說我應該要原諒自己,她也是一樣啊。錯的人明明是我,她卻無法原諒她自己,看到我因為被她陷害而受人嘲笑和鄙棄,最後失去工作,所以自殺了。雖然沒有死,但我帶給她的痛苦和留下的瘡痛,要何時才能痊癒?我又該如何彌補?可是我想不出來該怎麼辦,我已不能再去找她,也無法幫助她。只要她繼續處在我造成的不幸中受苦,我就一天無法原諒自己,問題不是我離開、我消失在她的生命中就能解決的。」

「你無以解決她的問題,那你就打算一直痛苦下去?」

「很傻,對吧?我沒有妳那麼理智,人就是很多事情,理性上知道不應該,但還是敵不過感性,偏偏就會去那麼做,然後受苦。」



「嗯…那你希望我能幫你什麼忙?」

「幫我戒掉處罰自己的癮,我發現我已經戒不掉那個奇怪的俱樂部,戒不掉那種悖德變態的行為。」

「就你剛才告訴我的,這個社會以及你週圍所有的人,將這種行為視為人倫違常,背德墮落的,但在我來看,你這也是為了不存在的罪惡懲罰自己。」

「可是正常人根本不會這樣啊!我不喜歡自己這樣啊!我不想被當成變態!」

聞言,深深的苦惱刻寫在她美麗的面頰上,她沉沉一嘆,「魔自心生,偏偏人心如此難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