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月三十號跟羽蕭吃午餐




中午十二點準時到達殿下的公司樓下,早先他說在開會,我想那可能要等好一陣子了。等待的時候,我照例拿出通勤、等人之出外旅遊居家良伴,筆與筆記本。

四十分鐘後,他出來了。依稀記得是深褐色的外套,現在我已記不太清楚樣式,但我留下的印象是,這是這次回來看到他穿的三套中,我覺得最好看的一套。

不知道哪根筋拽到,今天格外地紳士(笑)一把就接過了背袋,立刻拉開來看,「……看起來是很不有趣的書。」

當然啊,考試用書要有趣就不叫做考試用書了(嘆)



今天照樣是去怡客咖啡,我覺得再去下去,我們遲早會吃遍它的菜單(爆)

今天看到有藍山咖啡特價,但我又好想選愛爾蘭玫瑰咖啡,記得我很遲疑地選了藍山,因為難得看到那種價錢,可是想親口喝愛爾蘭玫瑰咖啡的慾望在這一天之後沒有褪去,到我離台那天,我終於跑去我家附近的怡客咖啡買了,威士忌的迷香,喝下去腹部一陣微暖。



上次用紙筆作畫表現出文青風,這次一口氣過了幾百年,進化到用電子繪圖版作畫,算是科技新貴風吧(不過也是畫畫,所以要說成什麼後現代文青風也行)

我忘記他那繪圖版叫什麼名字了,不過平時不常看到別人用這款,話說在捷運上拿這個看起來也很顯眼,不過愛現是他無可救藥的必然本質。

「上一次我在捷運上畫畫,旁邊一個OL坐在我旁邊看我畫畫,我遇過不少好奇地偷偷看的人,但她是我目前遇過最誇張最明顯的,她幾乎是貼在我身上看了。」他欺近身子,臉的距離與我不到三公分。

「真的很近…」近到我都稍微驚了一下。

原來你都用這招來把妹,一整個文藝青年就對了。

「不不,她在看的時候,我只想着作畫,太專注了,只知道她在看,但沒有特地去看她長什麼樣子,之後她就下車了。我現在就只能懷想着,現在她在跟同事吃飯時,會跟同事說,『我在捷運上見到了一個很帥的男生,他低頭專注畫畫的樣子好帥喔!
……(下略萬字)』」

真是夠了,自戀狂(戳)



這次吃了什麼東西我也不記得,總之這裡不管什麼餐份量都好少,可是我在男人面前又不能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只好暗自慶幸出來前照慣例在家被迫吃了午餐便當,所以出來吃午飯不怕份量少,倒是他吃得不急不徐,吃完了一副對他而言份量
剛好的樣子。

這次他先秀給我看他在捷運上作畫釣美眉的繪圖板(有時是用紙筆啦,紙筆時就是復古文藝青年,用繪圖板時就是科技新貴文藝青年(爆)),再給我看在筆電上的畫面,繪圖軟體的介面。

圖層,這東西自從我高中上了一堂數位藝術課之後就再也沒看過了,當年我使用的是Adobe Illustrator,雖然用得很累,可是做出來之後很滿足,但很多年沒碰都忘了只記得概念。

看他在畫這些圖層,把一些單看覺得突兀的顏色放在一起後竟然就如此自然,我覺得畫圖的人,尤其是善用這些概念的人,腦子裡似乎都有一個與別人不同的看圖模式,在腦子裡就裝了那些圖層。我喜歡看一張圖的草稿過程,看如何被逐步完成,知道它原本是怎樣的,很有意思,尤其是在我已經看過那些成品後。



吃完飯後已經忘記不知道幾點了,總之離他該回去的午飯休息時間大概晚了一個多小時。離開後我邊走邊想起之前去西門町看那些視覺系歌德系的服裝時,那些服飾穿在他身上會很合適,而將這概念告訴他,說真的蠻希望看他穿那些風格的衣服的,肯定會很好看,不過長得像吸血鬼的人,大概不管穿什麼服飾都能穿出歌德風吧。

他因為聽我說到之前的遊記,忽然想起了之前看到我一篇遊記附上照片,他看到了覺得順眼的美眉,還指望我給他牽線呢。哎哎,給王子殿下找妃子也是奴婢的任務啊,話說我忽然想起寫這篇遊記的前陣子他還要吐嘈我之前給他找妃子結果都沒有很好,希望下次我不要搞砸了之類的。

喂,我都厚着臉皮去幫你問去幫你牽線了,人家不願意怪我嗎?(戳)

聽他講他看到的照片中的我朋友,講得眉飛色舞的,春風仿彿吻上了他的臉,臉都亮起來了,很有光采。

話說這件事到頭來是一件好笑的誤會,他大概是太久沒有看美眉補眼睛,竟然認錯人,好在我沒成功不然他這下不就糗了,這樣竟然還要碎碎念怪我。



我承認這篇遊記打得這麼短是因為我累了,勉強只記得一些,後面遊記越寫越慢越拖越久是因為雜事太多無法好好定下心來寫,所以這篇就很破例地很簡短,不過因為這次會面時間不多所以聊得也沒之前多。

2011年的遊記,二月初到四月初,到了十一月十八日終於連載完畢,很快地不到一個月我又要去台灣了,時間過得真快,遊記拖得真久啊(掩面)

再相會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