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鬼屋

啪喳啪喳,不知名的生物在枝椏間穿梭,一對嗜血的紅光與我四目相接,我嚇了一跳,此起彼落的高聲奸笑聲忽然同時自叢林中傳出,荒腔走板像是壞掉的樂器組成的大合奏,聲音化成了尖銳的鑽頭直往我耳裡鑽,鑽得我腦門發麻。



我痛苦地掩住雙耳想隔絕這魔音穿腦,同時快步行走,迎面撞上了來人。

「啊!對不起…」

「你這人是怎麼回事,走路都不看路的啊?」

才剛被嚇一跳卻無端被數落,情緒正處於緊繃狀態的我立刻反擊,「你還不是一樣走路不看路…」

沒有頭的人怎麼可能看得到路。

我嚇得後退兩步,被絆了一下,跌坐在地。

「你踩到我的頭了。」

我只看到一顆被蓬頭黑髮蓋住的後腦勺。

「我可沒像你這麼沒禮貌,講話要看着人。」這顆頭緩緩轉過來,空洞的眼窩與我四目相接。



真沒想到如此可怖淒厲的尖叫竟然可以從我嘴中傳出,我以跑百米的速度拔腿狂奔,卻被一枝橫生的枝椏擋住了去路,樹的鬍鬚自上頭垂下,我不耐地撥開,卻發現自己的手上都是血,我這才發現那些鬍鬚是大量的黑髮,已全被鮮血浸得飽滿而滴下,我仰頭卻發現這棵樹上吊滿了人頭,齜牙咧嘴眼珠爆開長長舌頭垂下,張口大嘴無聲地吶喊,極其痛苦的神態卻有着無聲的尖叫,那沉默令人窒息。

煞時我眼前亮了起來,幽暗的綠色鬼火將一顆顆人頭包圍,人頭集體發出尖叫聲,鬼火將人頭包圍,一陣陰風吹來,吹得它們搖搖欲墜,吊着它們的繩子越拉越長,越來越往下墜,我惟恐它們會掉在我身上,急忙委身從枝椏下鑽過往前跑。



我跑過了一整片亂葬崗,聖潔的瑪莉亞與天使們殘缺的臉正無聲為我哭泣,缺手斷腳的殭尸紛紛破土而出,翻開自己的棺材和墓碑,聞到生人氣息的它們在今晚覺醒,伸長了只剩骨頭的雙手向我撲抓而來。

土堆翻動的聲音,骨頭間磨擦的喀喀聲,吊人樹上的人頭被鬼火焚燒發出的尖嚎哀泣,交織成最為詭譎的曲調,仿彿在為我吟唱鎮魂曲,準備將我埋葬。



長夜將盡,路的盡頭是微弱但明確存在的光亮,我朝這點光亮死命狂奔,越來越近,噩夢都該有個出口,我認定這就是出口。正當我要逃離背後的屍鬼們時,一隻枯爪般的手竟拖住了我的腳,我用力一甩,那隻手脫落了,卻依舊緊緊鉗住我。

這麼一頓,我反倒摔了一跤,卻立即被扶住。

「謝謝…」

穿着和服的小女孩對我露出溫柔的微笑,她的雙目流淌出的鮮血滴到我的手上。

「說了謝謝就要跟我走。」

小小身子竟能發出如此強大怪力,硬將我往出口的反方向拖,我使勁推開她後衝向出口的光亮。

果然,上頭的綠色人形招牌標示這裡是出口。



推開出口大門後,眼前映入的是一整片的墨色晚空,夜晚露出了白森森的利齒,再次對我綻開了虛假的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