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七】無罪與罰 (part 14)

自客廳裡傳來的在落地窗上的刮嚓聲更大了,他下意識要拿起手機打給靜水,才想起他已與她失去聯繫。他恐懼地將自己裹在棉被中,將那聲響隔絕在外,那怪聲卻越來越清晰,然後嘎然而止。

他鬆了一口氣,再傳來的竟是輕悄的玻璃碎裂聲,似乎只有一小塊玻璃掉在地上,接着他卻聽見落地窗正在滑動。



這下他明白了,方才的刮嚓聲可能是鑽子或利刃割破玻璃,落地窗上的鎖被扳開,然後有人正將落地窗推開,而這名不速之客是竊賊。

想到這裡,他反倒不害怕了,人類不可能比吸血鬼還可怕,他一個男人,不認為自己會打不過他。正當他要拿起手機報警時,不尋常的寧靜充斥在這小套房中。

門被推開後反倒沒有腳步聲,當然他想對方是躡手躡腳的,但一點腳步聲都沒發出,連翻箱倒櫃的聲響都沒有,人像是憑空消失了,但第六感告訴他,屋子裡絕對有其他人,只是他現在看不到也聽不見。



咚咚。

門外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他因為太過震驚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置信顯而易見的事實,這現正在發生的事,不速之客敲的正是他的房門。

咚咚咚。

像詢問似的,輕輕的敲門聲再度響起。

敲門聲與他心臟猛烈跳動的聲音交織在他耳畔,他除了敲門聲與心臟跳動聲之外的聲響都聽不見。

他不可能開門,但門外的人不可能自行離去。話說這竊賊也真奇怪,不偷錢財卻來敲屋主的房門,現在的情況詭異地他懷疑這說不定是鬼魂,他暗暗叫苦,都說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但就算是行事最光明磊落的聖賢,真遇上半夜鬼敲門絕不可能不害怕。

他怕吸血鬼,自然也怕鬼魂,他正要翻找出母親曾給他保平安的佛珠開始唸經,卻轉念而開始合十祝禱,用自創的禱告詞胡亂叨唸着乞求上帝保祐,因為比起佛祖,他更能確定上帝是存在的。

但不管他怎麼唸,該死的敲門聲還是規律地響着,直到他再也受不了了,跪趴在地上自門縫窺伺,隱隱見到了一雙女用涼鞋的鞋底。



來者有腳,他肯定這是人,腳趾的一對大拇指還貼上了小白兔,其餘腳趾則是黃色的底,上頭被黑筆畫上了笑臉。

這種可愛的風格在他神經緊繃到最極致的此時此刻,令他不知作何反應,下一秒凍寒的涼意自腳底板爬上他的背脊,一路竄上腦門,他的恐懼感此刻已達到最高峰。

塗水晶指甲是雅芊的嗜好。

而他同時想起了,在醫院中的那一夜所有吸血鬼在前仆後繼地攻擊了靜水後,紛紛倒地的畫面,當時他精神恍惚,記的沒有很清楚,但他們似乎是死了,他不明白其中緣由。隨後靜水留下的字條,提到雅芊死了,他當下沒多想靜水這樣說的原因,一來是急忙尋找靜水,再來是對他而言,不管雅芊是死還是成為吸血鬼,她都再也不會回來了。

現在他再仔細想想,靜水的確是說雅芊死了,那站在門外的不就真的是鬼魂?



酸苦的感覺卻忽然湧上心頭,這世界像是只剩自己一人,與他相伴的靜水和雅芊都離去了,他一個人活着真沒什麼意思,雖然他已不怪罪於靜水,認定問題出在天河身上,但容易自責的個性卻在他心頭添加了不少重擔。

他為靜水工作,靜水確切地承認,雅芊會被攻擊是因為她,所以他告訴自己,這的確是自己的錯。

上帝、天使與吸血鬼如此虛渺的存在都已被肯定,鬼魂肯定也是真實的,如今雅芊回來向他索命,他認了,這條命是欠她的。

悲苦的他伸手握住門板,深吸一口大氣,打開了門。



「晚安,好久不見了,哥。」

雅芊擺擺手,綻開溫和的淺笑。

「別看了,哥,真的是我,我還活着。」

「怎麼會…」

「那晚在醫院在我只剩一口氣時,成為了吸血鬼,但一時還動不了,之後我才得知,人變成吸血鬼之後的前三天是虛弱地無法動彈的,身體適應後才能恢復體力,那晚我見到吸血鬼們上前攻擊了你提過的你的老闆游小姐之後,紛紛倒地,沒了動靜。當時我意識很模糊,依稀記得你也撲向了她,你也倒下了,我喪失意識。等我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已經不在病房內,而在一個密閉無光的臥房內,後來才知道我被鄰近城鎮的一個吸血鬼組織的幹部帶回分部了。」

「靜水說妳死了。」

「要是我喝了吸血鬼的血之後就有力氣,恐怕是真的會死了。那個吸血鬼組織聽聞了那一夜的事,仔細詢問我當時詳細情況,到處去打探消息後調查了很久,才輾轉從一名退隱的老前輩口中得知,吸血鬼喝了天使的血會喪命。」

「所以妳知道她是天使了。」

「都相信有吸血鬼了,也成為吸血鬼了,沒道理不相信天使的存在。」

他不禁失笑,他們真的是人類,只擁有一般人類的思維,他們也真不愧是兄妹,抱持着同樣的看法,想到這裡他才發現,她還保有人類的思維,沒有完全喪失人性,成為只知嗜血的野獸,說起來吸血鬼都是人類蛻變而成的,吸血鬼與人類的分野竟沒他預想的遙遠。



兩人交換了近來的種種,他將他所知的告訴她,聽完後她對靜水頗有怨懟,她沒辦法怪罪他為靜水做事,但她因為靜水被迫成為吸血鬼是不爭的事實,但她對這名叫張天河的奇怪女孩更感到憤恨,天河才是最大的關鍵。

天河在他和靜水處理她哥哥及其女友的病例時有留手機號碼給他,但他打過去時號碼已停用,而病歷資料全被靜水帶走,他找不着在資料上記下的,天河的哥哥的聯絡方式。

雅芊向他詢問天河的個人資料,他只記得她就讀的學校和科系,他去詢問過後卻被告知她早已轉學,但校方拒絕透露學生個人資料,這條線索就這麼斷了。雅芊聽了倒是很滿意,憑着這些資料就能請她所屬的吸血鬼組織中與她相熟的成員進一步搜尋。

他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後,才想到一個問題,「妳來的時候為什麼要從落地窗進來?妳可以從前門進來啊,我沒換門鎖。」

「我弄丟鑰匙了,我又不想撞破公寓樓下的大門,無端引來騷動,現在很晚了,我在樓下等了一會都沒有人,只好從陽臺進來,用指甲刮落一小塊玻璃後將手伸進來開鎖。」

「變成了吸血鬼,輕而易舉就能翻上八樓的陽臺了啊。」他們同時想起了她被吸血鬼攻擊的那一夜,不禁苦笑對望。



成為了吸血鬼的她回來探望他,讓他想起了母親,「對了,妳對媽是怎麼解釋的?吸血鬼是不會老的,這幾年她還不會有感覺,但久了…」

「所以我請一名組織成員告知她,我因事故而下落不明。哥,我這次來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我前陣子偷偷回去探望媽,聽鄰居們在說……她失蹤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