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七】無罪與罰 (part 15)




「剛剛妳不是說,憑着天河之前就讀的學校和科系,就能找到她?怎麼不能找找媽呢?」

「天河有在唸大學,起碼會固定在學校出沒,而她在外必須留下個人背景資料,可以依循這些個資去找,可是媽是家庭主婦,幾十年前嫁給爸後就守在家裡,比較沒有接觸外界,沒有留下什麼資料,而她固定會去的地方就是我們家那一帶,但我去找過了都找不着,想不出來她還會去哪裡,所以很難找。」

目前看來天河這方面比較好解決,母親和靜水同為沒有社會記錄的人,尋找她們真如大海撈針,教人不知從何找起,而三人當中最讓人擔心的自然是蒼老又脆弱的母親,神智不清地迷失在街頭中,他和妹妹竟累得她老來流落在外,還讓她因傷心過度,精神受不了打擊而喪失記憶,想到這裡他淚如雨下。

早知道那天回去參加父親葬禮時別只想着賭氣,起碼見母親一面再走,他現在已想不起上一回見到母親的面容是什麼時候了,一想到恐怕再也見不着母親,他就悲從中來,痛苦得揪心斷腸。



結識靜水以來,習慣倚賴她的強大與有能,在他知曉她的身份前,他就覺得她很有辦法,事情交給她辦,她總能想出辦法,雖說像是雅芊的事她就無法解決,但比起他只能坐困愁城,空焦急卻什麼也不能做,她是厲害得多。

不知是她個性使然還是她的身份特殊,她向來是那樣地不羈,無視現有社會律法規範,他不可能像她那樣,他只是凡人,受困於紅塵俗事的凡人。所幸上帝送了天使到他身邊,但天使離開了。

他現在很想見她,想跟她訴苦,想找她出出主意,卻都不可得。

他忽然想起了那一夜,她闖入馬戲團中,帶走了以枷鎖自囚的他,這隻可悲的賤獸。她是一名天使,在凡間人生地不熟,就憑一紙名片,要找到他也是萬難。她當時究竟走了多久才找到了他?

或者該說,遇到他這個人之前,她在這世間走了多久?



從未觸碰過地面的細嫩雙腳,疲憊地獨步於窄巷曲路間尋覓他的身影,被磨損的腳底板染上髒污與傷痕,太過蒼老的靈魂被置於太過年少的軀殼中,孤行着橫越一望無邊際的大地。

初次見到她的那一晚浮現在他的腦海。

當初只見這少女躅行於古城中,如今看來在古舊城鎮中漫步的,卻是一個與天地同壽的老靈魂,這景象真是奇異。



腦子裡這些思緒流轉着,不知不覺天將破曉,家裡的窗簾沒有厚重到能擋住所有天光,雅芊先行離去。他決定去購買更厚實的窗簾來換上,好讓下次她來的時候,能在這邊待幾天而毋需顧慮陽光。

先前與天使同住,現在是吸血鬼,自從知道靜水是天使,以及雅芊成了吸血鬼之後,他走在路上時,常懷疑還有多少奇幻生物,大隱隱於市,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正住在這座城市中,與自己擦身而過。

他下定決心要排除千難萬難,找到靜水、天河和母親。靜水能在陌生的人世間找到他,他相信自己也能找到她,那一夜是她在尋覓他,現在輪到他來追溯她的足跡了。



真要說起來,關於靜水的事也不是毫無一絲線索,既然已知她開設心理治療事務所是為了收集人類的心魔,她就有可能再開一間,只是她是無照經營,要找得更費心思,但非無跡可尋,他打算就這點去找。

他捧着一疊表格,上頭是密密麻麻的列表,他將網路上所能找到的精神科診所和心理醫師診所印在紙上,打算一家家去探尋。

出了公寓大門後,他依循着列表上第一家精神科診所的地址,開始在街道上行走,四處抬頭仰望。到了十字路口他停下來等綠燈,綠燈亮了之後他和身旁的人群紛紛邁步過街,迎面而來是一堵厚實的人牆,兩股人潮湧向彼此,然後交錯,最後分開。

忽然一縷似曾相識的稀薄冷香自他身旁飄過,他驚覺迴身一瞥卻撞上右側的路人,他手中整疊紙灑落在地上,他彎下腰來在馬路中央急急撿拾,來往的人們對他完全無視,匆忙的腳步來回踩在紙上,他不滿地低聲埋怨,此時卻有人遞給他一疊厚厚的紙,將他尚未撿完的紙全遞給了他。

他伸手接過後正感激地要致謝,來人卻已離去,眼角餘光閃過一道白影,隨風輕揚的白色風衣。

還記掛着那淡淡的苦香,他再伸長了脖子張望,卻沒在人群中見到他企盼的身影,眼見着要紅燈了,他小心翼翼地抱起這疊紙奔向對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