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八】粉筆痕 (part 1)

她平時會依自己的需求而決定使用自己或是海兒的模樣,她慶幸今天剛好是選擇使用自己的模樣,才沒被阿茶認出來,看看時間天河應該已經來上班了,她進去之前得將外表換成海兒的模樣。

閃進兩棟大樓間的窄巷裡變幻為海兒的模樣後,她走向一棟半新不舊的商業大樓,事務所就在那大樓裡。突然前方路口響起的撞擊聲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見到一臺重型機車將一名老婦人倒在地上,路過的行人和汽機車卻對老婦人視若無睹,機車隨即急速朝她這方向衝過來,與她堪堪相隔不到三吋。

她見狀輕輕抬腿,準確地在機車與她擦身而過時踹翻了機車,五百CC的重型機車原地迴轉了三百六十度,一頭撞上電線桿,上頭的少年被甩得在半空劃了個弧線後,朝路樹飛過去,撞上樹幹後滑落在地,鮮血自太陽穴和頭顱後方噴出。

她的力道極準,速度極快,無人看見她抬腿,只見到機車騎士忽然失去平衡,摔車摔得四腳朝天,一些汽機車和行人注意到了而停下來觀看少年的和機車的慘狀,指指點點。

她打電話叫救護車和報警,警察到來之前收到了天河的簡訊,又是臨時告假。雖說上班時天河很認真地尋找委託,但因想睡懶覺、宿醉等等緣故臨時請假,敬業與盡責程度遠遠不及阿茶,每每讓她搖頭。



她之後陪着做了筆錄,想到天河今天請假,自己早上沒事,索性陪着老婦人去醫院,幸好老婦人沒什麼大礙,她伴着老婦人離開醫院時,卻被那枯乾的手顫抖着抓住了手腕,面露懼色。

「怎麼了?」

「好可怕…好可怕喔…」

「什麼好可怕?」她環顧四週,確定這裡沒有任何可怖事物。

老婦人卻只是喃喃重複陳述無以名狀的憂懼,在她環顧四週時,老婦人竟也同時探頭張望,急切地尋覓着。

「妳在找什麼?」

「都不見了…」

「什麼不見了?」雖說她沒什麼急事,但陪一個瘋癲老嫗瞎耗很快就將她向來所餘不多的耐心消磨殆盡。

「家,大家,都不見了啊!!!」老婦人痛心疾首地嚎啕大哭,滿面涕泗縱橫,雙頰因用力過度而脹得發紅,醫院大廳中服務處、掛號處、批價櫃檯、更遠的藥局以及來往的護士和病人全轉過頭來,對她們行注目禮,議論紛紛。



在她來看,人類怎麼想與她何干,但服務處人員準備上前來干涉這點就讓她有些困擾了,她只好一把攔腰抱起了老婦人,阿茶一個大男人的體重對她而言宛若鴻毛,輕得讓她感覺不到,更何況是老婦人瘦癟矮小的身形。

老婦人忽然被她抱起,不知發生了什麼事而感到不知所措,在她懷中大力掙扎,雙手硬扯她的臉頰和長髮,雙腳抬起亂踢欲從她懷中掙脫,但卻因腳傷而吃痛,不住尖聲哀嚎,喊得像殺豬似的,她不喜歡這種無理取鬧的行徑,而以左手抓住雙腳,右手抓住雙手,朝事務所的方向邁開步伐,捆豬仔似的逕自將老婦人拎着一路架進了事務所,對路上注目着她的行人們視而不見。

將老婦人放下後,老婦人早已累得無力動彈,嗓子也扯得啞了,倒在地上呼呼喘息。



根據幾百年來在人間收取心魔的經驗以及她所知曉的關於人類的種種設定,她知道人類當中就屬老人和小孩最難溝通、相處和理解。人類普遍智能低弱,命沒有長到足以把腦子長好就死了,所以容易受到魔鬼蠢惑,也容易自內心生出心魔,而人類對世事所知甚少,只知曉他們自身的相關知識,眼界狹窄讓他們見得固執,腦力不足導致學習力低落,在她來看這世界上再沒有比人類更低能、愚蠢和脆弱的種族了。

智能低弱的壞處是容易受誘惑而犯錯,但好處是突破心防並不難,邪念容易侵入內心,但也容易被取出和消滅,使她行事方便。跟以前不同的是,她現在必須去理解人類和與人類溝通來收取心魔,所以眼前這種溝通困難而無法理解對方內心的情況才會教她無奈不已。

依她的推測,老婦人心緒的紊亂必來自於心裡誕生的魔,這也是她帶老婦人回事務所的一個主因,想着要如何拔除心魔,但粗重的嘶喘與痛楚的悲嚎不住打斷她的思考,讓她頗為不耐。老人和小孩是人類當中最難溝通、相處和理解的類型,也是身心上最脆弱的類型,她不希望嚇到老婦人,但又不能動粗,讓她氣不打一處來無處宣洩。



再也忍不住這口悶氣,她心頭的火氣讓她暫且忘記自己想收取心魔的意圖,而想直接將這名老婦人轉送警察局,告訴警察這名老婦人迷路了,交給警察處理。正當她一手欲將老婦人拽起來時,一個針織的零錢包從老婦人懷中掉了出來,閉合處鬆脫,錢包內的紙鈔、零錢、鑰匙和一張因折痕而多處綻裂的陳舊照片灑了一地。

她放開老婦人,蹲下將這些雜物放回錢包內,順手拿起了照片來端詳。

照片上有一名中年男子和中年婦女,圓潤的臉龐綻開了滿懷歡欣的笑容,男子與女子牽起了一名看似不到十歲的矮瘦男孩,女子另一手則抱着縮在她懷中的嬰孩,四人站在一棟外型樸素老舊的低矮紅磚屋面前,照片背後有着日期和一行字:『厚德、秀瑾、長子查爾和次女雅芊攝於自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