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773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八】粉筆痕 (part 4)




天使是如此高高在上的存在,她有幸接觸到天使,也和維其爾有幾次短暫的會面,但九重天之上的世界於她依舊是一片美好的空白。自從知曉了天堂與天使的存在,她常會望着天空,懷想着那集這世間所有幸福於一處的美麗國度,一想到自己死後也能躋身於眾多聖潔高貴的天使之間,甚至成為其中一員,她對死亡就不再畏懼,而抱持着滿心期待,這也是她在經歷過靜水試圖將她推下樓那可怖的一夜之後,還能壓下恐懼來接近靜水的主因之一。

平時她與靜水共處,倒一點都沒感到有什麼光榮的,靜水有着純淨的美麗容顏,但一點也沒有柏內爾和維其爾那光明強大的氣場與神聖氣質,況且一個不會飛,沒有超然神力又犯了重罪,靈能與位階都極為低下和普通的天使,和柏內爾與維其爾根本沒得比。靜水被逐出天國,她被選為能進入天國的一員,怎麼看她都覺得自己的地位比靜水高得多了。

「不,這沒什麼…我只是為維其爾大人盡一份心力,而且維其爾大人只是恰好選中了我,我才有這份榮幸。」

「妳可別小看自己,身為凡人竟敢參與協助殺害天使這等膽大包天的任務,可真是非妳莫屬,捨妳其誰,誰與爭鋒,萬中無一。」

這番話誇得她滿心飄飄然,幾乎承受不了這等強大的讚美與即將溢出的充實滿足感,她現下仿彿真能飄出窗外,張開華美白翼,直往天國飛去了,絕對的使命感燃起了內心一股熊熊熱血,她篤定地發下誓言,「我張天河絕對會全力以赴,完成殺害天使穆瑞爾的任務,不負維其爾大人的青睞與信任!」

「甚好,妳就繼續朝着這個目標努力吧。」柏內爾對她加以勉勵。

「維其爾大人於我的恩情,我到了天堂之後勢必會努力報答,繼續為他效牛馬之勞!」

「那是不可能的。」



她一怔,「什麼意思?啊!也是,去了天堂之後,我不見得會被指派給他…」

「誰跟妳說妳死後會上天堂的?」

「維、維其爾大人親口說的呀,不、不是說好的嗎?」內心興起無以名狀的惶恐不安,柏內爾素雅宜人的微笑依舊,那開朗嘹亮的嗓音卻讓她顫顫發寒。

「殺了天使卻能上天堂,我活了幾千年來還沒聽過這麼有趣的事。」

「但穆瑞爾是有罪的——」

「殺害天使就是有罪,就算是未遂也一樣。」

「那我…」

「妳會下地獄。」

「可是維其爾大人——」

「他保不了妳。」

「那他呢?」

「擔心別人之前,先擔心妳自己吧。」



她全身失了力氣,頹軟地傾倒在地,幾欲昏厥。她完了,一切都完了,她不懂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肺臟裡的氧氣瞬間被抽到真空狀態,她壅塞的大腦喪失了思考能力。

在她意識到之前,洶湧的淚水已不斷滑下臉龐,眼前模糊一片什麼也看不見,她覺得自己此刻已在煉獄的最底層,受盡上刀山下油鍋種種難以忍受的刑罰。

柏內爾忽然開口,「好啦,我該走了,妳好自為之。」

一聽柏內爾要離去,倒在地上虛脫無力的她竟鼓起了最後一絲力氣,瞬即抱住柏內爾的腳,「天使、天使柏內爾大人,求求妳不要走!救救…救救我!」

柏內爾無動于衷地撇撇嘴,跨步走向窗台,無論她使出多少力氣拖住柏內爾的腳,都完全起不了一點作用。



最後她絕望地問道,「我還能再見到妳嗎?我在哪裡能見到妳?拜託!」

「地獄見。」柏內爾攀住窗台,縱身一躍,她向下一探,柏內爾卻是在墜落的那一瞬間消失無蹤。

她簡直不敢相信,世間竟有人能以如此歡愉的嗓音,元氣滿滿地咒她下地獄。

「對了,如果妳告訴維其爾妳見過我,我會殺了妳喔!」

柏內爾清朗的笑聲在她耳邊響起,她猛地回頭卻沒見到人,笑聲嘎然而止,一如柏內爾無聲無息的到來,這笑聲也消失得悄無蹤跡。



隔天早上她被冷醒,才發現自己在地板上睡着了,天色已大亮,外頭的涼風自敞開的窗戶刮進來,吹得她不住打着寒顫,喉嚨有幾分沙啞,她懷疑是因為着涼了,還是因為哭泣。

面頰上的淚痕猶乾,她起身洗把臉,廁所正對窗戶,她望着窗戶,想起柏內爾昨夜的到訪,過了一夜,她的情緒仍舊被沉悶的低氣壓籠罩。

那素雅的身形,黑色方型禮帽下的雪白長髮輕揚,身着高貴的墨黑燕尾服,翠綠色的晶亮雙眸盈滿了蓬勃朝氣,現在回想起那清亮的嗓音,竟能讓她寒毛倒豎,遍體生寒。

「妳會下地獄。」柏內爾開心地宣判她的命運。

「地獄見。」柏內爾笑着向她道別,像是對她說聲『明天見』那般的稀鬆平常,甚至帶有點期待的意味。

回想起那番話語,她無窮無盡的淚水又不住自胸腔湧出。

正當她沉溺於不可自拔的泥淖之中,隔壁房傳出的輕噫聲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心灰意懶的她本不欲起身,但直覺告訴她,這不會是什麼好事,她決意前去一探究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