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八】粉筆痕 (part 5)


從利用哥哥的事主動接近靜水,差點被靜水推下樓,到再度來到靜水面前,為靜水做事,她極力隱藏自己,
整日提心吊膽地深怕被揭發,一旦失敗,她無法想像自己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一切只為了得到救贖,在死後前往美好的天堂,永遠過着幸福祥和的生活。

而如今她又回到了原點,一個死後會下地獄受苦的罪魂。這些日子以來的努力,到底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到頭來都化為烏有,或者該說,打從一開始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勞。

說起來,弒母之罪就已讓她踏上直達地獄的不歸路了,再怎麼不平,再怎麼憤怒,也無法扭轉擺在眼前的事實。



她對上陳太太憂懼的眼眸,潔白床單上淌着糞尿的景象刺痛了她的雙目,暴虐的殺意霎起,她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忍受一分一秒。

橫豎要下地獄,多殺一個人已沒有差別,她忿忿轉身,一步步走向廚房,拿起寒芒乍露的菜刀,再大步走向陳太太所在的臥房。她聽見自己粗重的喘息聲,握着菜刀的手是如此堅定,正當她復習着平日在腦內演練無數次的,那些對外婆和母親施行的種種刑罰和凌遲手法時,門鈴響了。

她頓步,門鈴一再響起,從她的臥房內同時傳出手機鈴聲。

她從門孔窺伺,靜水站在門外,她想也沒想地立即將菜刀放回廚房,將門打開。雖說才決定要放棄努力維持的好女孩形象,但她想起了靜水的強大,祇得按兵不動,依照她暗自決定好的計劃進行,時機未到,日後再議。

靜水進門後逕自走向陳太太所在的臥室,見到床上的排泄物,二話不說立即開始清理,「天河,妳也來幫忙。」

「我、我不要!」她再怎麼想維持良好形象也做不到為別人把屎把尿,「好噁心,我不碰!那很臭耶!」

對靜水而言,在自己體內奔流的污血,比物理上的臭味還難以忍受,她對屎尿的腐臭以及天河的抱怨和難色置若罔聞,不一會就清理完畢。



昨天回去之後她想了一夜,這次她打算採取循序漸進的路線。阿茶內心生出的魔是她處理的第一個案件,她循循善誘,不住勸導阿茶,卻顯然沒奏效,最後是她一舉拆了那個俱樂部,斬斷了禍源,她知道自己這樣治標不治本,但她已耗盡了耐性,她的時間不多,往後她就以這樣的方式處理案子,阻止了病人的違常行為,有效達到了目的,會對病人的情緒和個性留下什麼後遺症就不在她考慮範圍內了。

算了,就算她欠他的,再試這麼一次。

接下來這幾天,她每天來找陳太太,對陳太太講述阿茶的事,讓陳太太去了解自己未試圖去了解的兒子的另一面。

她和陳太太隨意閒談,陳太太輕鬆地談到自己的丈夫,驕傲地談到自己的女兒雅芊,經過幾天相處,她打開了陳太太的心防,陳太太精神也穩定許多,她開始像陳太太述說着她所知道的阿茶,將話題導向阿茶。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事務所的老闆喔。」

「啊?妳還那麼年輕就當老闆?妳一個女孩子這麼厲害?啊是做什麼的?」

「心理顧問。」

「什麼?」

「顧問啦。」

陳太太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啊那位小姐是?」

「天河是我的秘書,在我的公司上班。」

「妳的公司就請一個秘書而已喔?」

「之前有請另一個人,他當過數學老師,很會管帳。妳的小孩數學好不好?」

聽到數學老師,陳太太微微一愣,「數學…我女兒數學不好啦。」

「我之前這個秘書,平時常聽他吹噓,說他從小數學就都考得很好,每次在學校考了好成績,他媽媽都會做他最喜歡吃的…」



她毋需進食,她知道人類要攝取食物中的營養和熱量才得以存活,但她對人類的食物並不了解,不能詢問天河,祇得自己查詢。她得知人類在一天內需要食用不同類型的食物,依不同時間而定,早上食用的叫做早餐。

阿茶家裡開的是早餐店,專門製作及販賣早餐,她去尋訪和觀察過幾間早餐店之後,才能和陳太太聊這樣的話題。停頓思索了一會,她終於憶起了從早餐店菜單上看見的食物,隨意撿幾項來聊,「…吐司夾火腿蛋給他吃,搭配溫暖的熱豆漿,是他最難忘的美味,他很喜歡媽媽做的菜,他家是開早餐店的。」

她不知道阿茶喜歡吃什麼,只好想到什麼說什麼,卻似乎恰好被她說中了,她見到陳太太露出懷想的神情。

「他很想他的媽媽,希望能再吃到媽媽做的早餐,可是他找不到他的媽媽,再也吃不到媽媽做的早餐了。」



她戲劇化地重重嘆氣,「唉!不知道他的媽媽去了哪裡,想不想他,想不想見到他。他是個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媽媽,找不到路回家。他邊走邊哭,肚子餓了,吃不到媽媽做的豬排三明治和蛋沙拉燒餅,他餓得快走不動了,快餓死了。他是一個被遺棄的孩子,他的媽媽不要他了。他在外頭受了好嚴重傷,好痛好痛,沒有媽媽為他擦眼淚、給他上藥止血…」

按照她平時的作法,她此時一定會忽然放大聲量,對陳太太宣告如此不幸的消息,『…所以他死了!』但她想如果對陳太太誆稱阿茶已亡故,雖說陳太太會立即記起並承認自己的兒子,但可能會因精神受創過深,承受不了打擊,而內疚自殺或暴斃,萬萬不可冒此風險。

她預先想出這樣一套說詞,對陳太太動之以情,在陳太太陷入茫然的深思,表情越來越哀戚時,她竟感到鼻酸,她聯想到自己也是被天堂和上帝遺棄的天使,孤獨地在凡間跌跌撞撞遍體鱗傷,擦不乾心頭無止盡的傷愁血淚。她找不到回家的路,而她的家又在哪裡?



前幾天她走過一處有很多街頭藝人駐站表演的熱鬧街區,聽見一名女歌者以略帶沙啞的中低音吟詠一首哀傷的曲子,不知怎的觸動了她,使她停步傾聽,直到曲終她還深深沉浸在旋律中。

那是一首描述親情的曲子,講述歌者對一個無助的迷路孩子感到悲憫的心境。她對人類的親情感到陌生,這首曲卻意外引起了她的共鳴,她當時正在思考如何對陳太太闡述阿茶的心聲,如何觸動陳太太的心,這首歌給了她靈感,她真切地體會到阿茶的心緒,但她現在才明白,她能體悟是因為歌詞引發了她的投射。

在聽眾如雷的掌聲中,她靜靜佇立,機械式地仿造旁人舉起雙手,掌心互擊數次。音響旁擺放了幾張她前些日子接觸到的,一種名為CD的物品,人類將聲音保存在CD裡反覆播放聆聽。CD封面上印有歌手的名字和人像,封底是一排歌手和曲名,她記得女歌者在曲畢後提到了原唱歌手和曲名,她在CD上找到了這首歌,一名叫做蘇芮的歌手所演唱的《親愛的小孩》。

在她自己意識到之前,她清寂冷冽的嗓音已在臥房內迴盪,伴隨着陳太太的啜泣,以及她無聲的熱淚。



小小的小孩 今天有沒有哭
是否朋友都已經離去
留下了帶不走的孤獨

漂亮的小孩 今天有沒有哭
是否弄髒了美麗的衣服
卻找不到別人傾訴

聰明的小孩 今天有沒有哭
是否遺失了心愛的禮物
在風中尋找 從清晨到日暮

我親愛的小孩
為什麼你不讓我看清楚
是否讓風吹熄了蠟燭
在黑暗中獨自漫步
親愛的小孩
快快擦乾你的淚珠
我願意陪伴你 走上回家的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