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72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八】粉筆痕 (part 6)



竟然能讓得到老人痴呆症,還有選擇性失憶症狀的老人痊癒,天河為此感到極為訝異,她根本不相信老人痴呆症真能痊癒。維其爾給了她兩道指示,第一道是要她儘量協助靜水尋找委託,越多越好,而這點就是以往阿茶在做的事,她迄今仍舊不明白這項指示的用意何在。

靜水禁止她參與解決案子的過程,這過程勾起了她旺盛的好奇心,這是她唯一一次能近距離觀察和親眼目睹靜水的作法,但她瞧不出任何神秘或特別之處。

在靜水結案後,她立即想到了一個對她而言很嚴重的問題,靜水會聯絡阿茶,讓阿茶來將母親帶回家,阿茶一旦有機會接觸到靜水,就會掀她的底,抖出吸血鬼事件跟她有關,靜水知曉後肯定不會放過她。

不料靜水卻對她提出請求,「妳可以幫我聯絡阿茶,帶陳太太去找他嗎?」

「咦!可是妳…」

「最近為了治好陳太太,把其它案子都擱下了,得趕快繼續處理,陳太太既然沒事了,就交給妳。」



她按捺住內心的竊喜,立即想出了完美的計劃。

為了保護自己,她不能洩露自己的住址,所以她跟靜水要了阿茶的手機號碼,要求在市政府附近的速食店見面,在公開場合想必阿茶不敢輕舉妄動。

阿茶接到她的來電時是極度訝異的,雅芊才剛查出天河的住址,天河就來電告知母親的下落,更不可思議的是,天河竟然知道那是他的母親。

她要求和阿茶在速食店見面,卻在將陳太太帶到速食店一樓窗邊位置後,讓陳太太一個人等在那裡,自己盡速離去,她不想接觸阿茶。

始料未及的是,她一站起身子,就被阿茶從後箍住雙腕,手銬聲被嘈雜的人聲掩蔽,脖頸後的涼意讓她打了個寒顫,「帶我去找靜水。」

此刻她詫異地發現,坐在窗邊的陳太太已消失無影蹤,雅芊事先安排一個和她相熟的吸血鬼組織成員,在這天前來帶陳太太回阿茶家,這名成員很有效率,一見到陳太太就立即引領陳太太離去。

在天河原本的計劃中,如果她遇上了阿茶,阿茶對她不利,她就要以陳太太為人質,但陳太太已離去,計劃失敗,現在她被阿茶銬住了,祇得見機行事。



一路不放棄地尋找逃跑機會卻在阿茶的緊迫盯人之下得不到可趁之機,她帶阿茶來到事務所,「你不放開我,我怎麼拿鑰匙出來?」

「妳告訴我鑰匙放哪裡,我來找。」

她不打算配合,卻聽阿茶在她耳畔冷笑,「不說我就自己找,全身上下哪裡都找,直到我找出來為止。」

說到這裡,他動手開始解她的襯衫鈕釦,「是藏在這裡嗎?」

他猥瑣的語調令她作噁反胃,她嫌惡地撇開頭,卻不敢輕舉妄動,不敢踢他或叫喊,只因不眨眼的銳利刀刃抵住了她的後頸。

透過雅芊的調查,他得知天河是女同性戀,比性傾向為異性戀的女性更無法忍受男性的碰觸,他從未動過非禮女性的念頭,但現下管不了這麼多了,他對天河的恨意也蓋過了男女之間的禮俗規範。

果不其然,天河屈服了,告知他鑰匙的位置,他掏出了鑰匙,打開事務所的門。

將門打開之後,靜水正倚着事務所的桌子,寒銳的目光緊緊盯住她,「天河,妳有什麼事瞞我?妳對陳太太做了什麼?」

然後她將視線移向阿茶,「好久不見,最近如何?」

阿茶的心情是複雜的,同時因應付天河而感到緊繃,也因將要見到靜水而感到興奮及忐忑不安,若不是他還挾持着天河而無法放鬆心情,要在靜水面前掀她的底,他此刻一定會激動落淚。



「妳…我…妳聽起來好像不是很訝、訝異…」見到他來,靜水聽起來一點也不驚訝,這讓他很納悶。

「你們在門外講了那麼久,我早聽見了,我的聽力比一般人好,這點你已經知道了。」

靜水露出頗有深意的淺笑,他瞬即與她心有靈犀,會意了過來,她的意思很明顯,這是因為她是天使的緣故。

他籍此體悟到了另一層意思,靜水早就知道他來了,卻選擇待在這裡,並未離去,她要走很容易,翻牆攀壁肯定難不倒她,她卻留在這裡。

「妳在等我?」他滿懷自己也不相信的希望。

「我沒想到你們會來。」

靜水已察覺了天河身後的手銬,她饒富興味地看了一眼,「天河,我再問一次,妳有什麼事瞞我?妳對陳太太做了什麼?」

「這話是什麼意思?天河妳對我媽做了什麼?」

「在你的母親恢復記憶後告訴了我,她住進天河家的隔天早上,在她不慎在臥房床上失禁,導致排泄物弄髒床單後,天河忿忿離開,而後隨即秉持菜刀,走向她的臥房,但我按了門鈴,天河立刻將菜刀放回廚房,為我開門。而在她事後向我傾訴時,我讀到了她對天河的恐懼。」靜水比比胸口,阿茶意識到她是在說自己在收取心魔時知曉了這份恐懼。

天河的辯駁非常無力,只能一味否定,「我沒有…是她看錯了,我沒有…」

「靜水,她不只瞞了妳這件事,這不是她撒的第一個謊,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她從頭到尾都在騙妳,為了把真相告訴妳,我費盡心思,非找到妳不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