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晨曦

關於部落格
  • 7819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心魔捕手【八】粉筆痕 (part 7)


「妳不說也沒關係,我來猜猜看吧。說不說隨便妳,我要對妳作任何事,也隨便我。」

「妳想、想怎麼樣?!」

「妳不會想知道的,很多事…不知道比較幸福,而我認為妳知道的太多了。」



覷着天河扭曲的面容,靜水淺淺一笑,述說她的推測,「妳知道我是天使。」

天河嫌惡地啐了一口濃痰到她臉上,「妳不是天使,妳是魔鬼!」

「還真不想承認,但有時候我會把這當作稱讚,話說妳上次也是這樣稱讚我的,這句話我在此再告訴妳一遍。如果我沒記錯,我上回在說完這句話後,我就開始倒數了。我數到三,妳再不說出妳的目的,妳覺得我會做出什麼事呢?」最近忘記自己做過的一些事的情形越來越頻繁,此刻同樣的場景再現,上回試圖將天河推下樓的記憶片段在她腦內越發清晰。

靜水到已敞開的窗戶旁倚牆站定,不言而喻,上回同樣的事將會在此重演。

「而妳覺得我會數到三嗎?」

見到天河的唇齒不住打顫,靜水繼續折磨天河緊繃得快斷了的末稍神經,「妳想再死一次嗎?」



和上次不同,沒有人會來救她,從來都是維其爾偶爾來找她,她是聯絡不上維其爾的,現在只能採取下下策,坦承部份事實,「是維其爾派我來的。」

吸血鬼事件由維其爾在幕後策劃,靜水聽完阿茶的敘述之後,就推測出這個事實,雖然難以置信,「妳怎麼接觸到維其爾的?他可是天使,我們天使從來不接近人類、在人類面前現身或與人類交談。」

「祈禱,我…向上帝求助。」

不是上帝從不回應人類的禱告和乞求,而是人類的意念無法上達天聽,天河的禱告能讓維其爾聽見,簡直是天方夜譚,在天河體內盤根錯節的心魔氣息,從她剛認識天河的時候就已經很強盛了,而隨着時間的流逝,也變得越來越污臭,益發壯大,由此她估計是維其爾在人間收取心魔時注意到了這樣的氣息,才發現了天河。

這年紀尚輕的人類,何以擁有這樣惡毒的邪念和忿恨,是她所不解的,從個性來看天河防備心很重,加上天河有意對她隱瞞那麼多秘密,長久以來她無從攻破天河的心防。



她可以現在逼問天河所為何求,但這只能知曉真相卻不見得能進入天河的心,破除天河內心的魔障,她正費思量的當下,阿茶發問了,「妳將什麼插入或注入我的身體裡?為什麼我會攻擊靜水?」

「那是吸血鬼研發出來的一種能強化人類的肌肉和反應神經的藥,讓人類能和吸血鬼一樣力大無窮,飛檐走壁,能以超出人類極限的速度移動,副作用是會和吸血鬼一樣,會去吸人類的血,也會長出利於刺穿皮膚表層的獠牙,但被咬的人不會變成吸血鬼,注射這種藥不會變成吸血鬼。」靜水代替天河抒解他的困惑。

「那為什麼雅芊成了吸血鬼?」

「因為咬了雅芊的是真正的吸血鬼。」對這件事靜水依舊感到歉疚,「被注射了這種藥而到處攻擊那些年輕女子的少年少女、被攻擊的年輕女子、雅芊還有你,都因我而受害。」

聽靜水娓娓道來整件事真相的來龍去脈,阿茶才完全明白靜水深刻的自責從何而來,以及靜水怕再連累他而離去,也不讓他找到她。同時他也知曉了,在雅芊住院病危時聯絡不上靜水時,靜水為他付出的努力和心理上百般運籌和煎熬。在找到靜水之前,他早推測出天河才是關鍵、才是罪魁禍首,事態到了這個地步,他並不怪罪靜水,畢竟在他落難時,是靜水成了他賴以維生的支柱。

能遇上天使來救助自己、在被全世界遺棄時伴隨着走過人生谷底,他只感到前所未有的幸運。

「我是帶來不幸的天使。」靜水為這整件事,甚至是自己的人生,下了嚴苛的註解。

「妳毋需再自責…」他感懷地致謝,「遇上妳,是我前所未有的幸運。」

「你不用特地說好聽話,什麼『老闆沒人性,害我得胃病』這種話我可是有聽到,我耳朵很好。」靜水的嘴角有着促狹的笑意,「再讓我聽到一次就減薪。」

想起共處的回憶,兩人對視一笑。



方才聽靜水的解釋和分析,他很努力地消化如此複雜的真相和內幕,然而他發現了一個問題,「是否有人在背後設這個局?會設這個局的人,知道妳在收取心魔對不對?」

聽聞他的提問,靜水一怔,語帶勉勵地回道,「為我工作了那麼久,你總算聰明了一次。」

「為什麼聽妳這樣說,我完全高興不起來。」

「因為你悟性不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